徐凛

JOJO&YOI、学生狗、更新看心情、时常吃土、微博 徐凛ALYNE

【存档处】

没什么关联。

1.在这个区域里流传着精灵的传说。他们在星夜的湖上乘船而来,又乘风而去。精致繁复的织物下,是一双双沉默的眼睛。他们的手艺与矮人不相上下,往往一个简单的饰物都能卖出很高的价格。

毕竟,这些制品具有非凡的性质。祖母对我说。她幼年时曾经见过他们,在她幼小的心中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他们是大自然的骄子。她这样说,村子里也只有她这样说。毕竟人们更愿意用这种名号来称呼自己一一从海边的商人到森林中的樵夫,都这样认为。

那时候龙还很常见。到了现在,就只剩下龙,龙枪还有什么龙骑士的传说了。约翰,卢娜,乔治还是什么,时不时就会在这里更新他们的传说事迹。在短短十年的时间里,他们的故事又多了不少版...

【授权翻译】This Is/这是

警告:六部原作向 FF中心

Summary:

这是一个点头,这是一个颤抖,一次阵痛,一次收缩;骨与韧带的联结和肌肉纤维在这世上施展着力量。

Notes:

授权翻译,喜欢请去支持原文,翻译肯定没有原文好qwq

加*的欢迎大家给出翻译意见,谢谢。

Work Text:

没有什么比太阳更明亮,没有什么比这一滩水更平静,更舒适,充满洋溢着生命。

Foo Fighters正向四周消散。

腐烂的根,大量的淤泥和鹅卵石化解了你最后的挣扎,但重返大地的狂热意志取代了冲向岸边,耗尽...

【唐七×Vivi】【GL】我们的爱如同深海(上)

存一下……

倒车碰我瓷:

那天傍晚,唐七是在街角遇见vivi的。天边的红霞和唐七的新裙子很搭配,看起来有种非凡的魅力。

那个女孩子扎着马尾辫,轻快地在街上游荡。唐七眨眨眼,看着女孩子翻过栏杆,动作轻巧而敏捷觉得自己好似看到了什么魅影。

“你是鬼吗?”唐七追上去问,嘴角撅了起来,“你怎么穿的这么丑。”

“哪里丑啦。”女孩子生气了,“为了今天,我特地向邻居们借的布料,自己织的。”

唐七打量打量她,心中回忆着女孩子贫穷的身世。这个街区本来就不安宁,在她这个“小灾星”到来后更是如此。虽然她们两个人一起活动,却彼此都看不起。

“你见到我家的鱼了吗?”唐七甩甩头,好让她看见自...

[茨狗]狂野之心 番外(che)

[茨狗]狂野之心(完结)

朋友过生日的贺文。
ooc严重,有私设,背景混乱。文章已完成,正在修,会慢慢放出。
中二好难写…(躺)
不喜请点x,谢谢。

茨木围上了围巾,看着镜中的自己。他的生活又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
后来在茨木租住的公寓旁,开了一家酒吧。茨木没事儿的时候会去喝几杯,坐在远离乐队的地方。
酒吧里的人总是很多,正好留他静静地思考。酒吧的客人其中很多都是乐迷,总是和他一起度过夜晚。在这里,没有什么孤独的星月,也没有什么寂寞的灵魂。
某天他喝醉了,躺在沙发上,用迷惑的眼神追逐着天花板上跳跃的光点。他疲惫地阖上眼,再睁开时,是熟悉的身影。他抱着臂,皱着眉,脸上是流动的怒火。

“……你怎么在这里。”茨木低声说。
大天狗不理他,...

[茨狗]狂野之心 3

朋友过生日的贺文,希望她能想起来自己的lof名…
ooc严重,有私设,背景混乱。文章已完成,正在修,会慢慢放出。
少年狗子没那么中二,大概…
不喜请点x,谢谢。

突然的暴雨,让茨木的高档西装去了天国。
茨木狼狈地在超市躲雨,心里盘算着现在暴露身份划不划算。
他站在门口,背后突然被人戳了一下。回头一看,是惠比寿老爷爷。他正笑眯眯地向他挥手,茨木急忙打了个招呼。
“您怎么在这里?”茨木一脸惊奇。在印象里,老爷子正在故乡养老呢。
“我是来看望孩子的,”惠比寿捋了一下胡子,一脸慈祥,“顺便帮他看一下店铺。”
“那太好了,有伞吗?”茨木一脸痛苦,“伞上有法术什么的吗?”
“只有给小孩子的伞了。”惠比寿遗憾地说。

撑着...

[茨狗]狂野之心2

朋友过生日的贺文,希望她能想起来自己的lof名…
ooc严重,有私设,背景混乱。文章已完成,正在修,会慢慢放出。
少年狗子没那么中二,大概…
不喜请点x,谢谢。

大天狗接触到摇滚完全是个巧合。他很小的时候就被父母带往国外,开始了漫长的求学生涯。
学校不是什么顶尖的学校。要知道,妖怪隐藏自己身份本来就很困难,再削尖脑袋去和别人竞争,实在不太安全。
对于大天狗来说,其实也挺好的。不过偶尔在回家的路上能撞见同学打架,这时候就要费脑子想想怎么不让自己被发现了。
不过,越是逃离,却走得越近。在他敏捷的身手被发现后,助战的请求就越来越多。他也因此收获了一堆朋友。
在这里面也有妖怪,比如萤草。她除了打架,还弹得一手好吉...

[茨狗]狂野之心 1

朋友过生日的贺文,希望她能想起来自己的lof名…
ooc严重,有私设,背景混乱。文章已完成,正在修,会慢慢放出。
少年狗子没那么中二,大概…
不喜请点x,谢谢。

茨木低头看着手表,这时已是午夜三点,街上连飘荡的游魂都没有。初春的寒风神出鬼没,使他微微有些恼火。
他追逐着老对头酒吞来到了这里。对方早已离开了效力的机构,但茨木不愿意就此放弃,从很久以前他就发誓要追随他一一而这份狂热的追逐从对方的沉沦开始逐渐变质,变成了一份沉重的枷锁,把他们二人紧紧束缚。
茨木心里明白,这份情感早已脱轨,但他没有制止它的方法。在未来的某一天,他也许会眼睁睁地看着失控的火焰将他们化作灰烬。
又是半个小时。茨木终于感到疲惫。他在...

风以一种柔软的姿态七扭八扭地从我面前经过,大概是想为新生献上诗歌。

下一页
©徐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