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凛-暂时不会更新

JOJO&YOI、学生狗、更新看心情……
一三五【可能】放出更新,翻译水平很不足!欢迎大家和我一起来翻译qwq
一般不回Fo,谢谢理解_(:3」∠)_

[茨狗]狂野之心 1

朋友过生日的贺文,希望她能想起来自己的lof名…
ooc严重,有私设,背景混乱。文章已完成,正在修,会慢慢放出。
少年狗子没那么中二,大概…
不喜请点x,谢谢。

茨木低头看着手表,这时已是午夜三点,街上连飘荡的游魂都没有。初春的寒风神出鬼没,使他微微有些恼火。
他追逐着老对头酒吞来到了这里。对方早已离开了效力的机构,但茨木不愿意就此放弃,从很久以前他就发誓要追随他一一而这份狂热的追逐从对方的沉沦开始逐渐变质,变成了一份沉重的枷锁,把他们二人紧紧束缚。
茨木心里明白,这份情感早已脱轨,但他没有制止它的方法。在未来的某一天,他也许会眼睁睁地看着失控的火焰将他们化作灰烬。
又是半个小时。茨木终于感到疲惫。他在心底嘲笑着自己逐渐虚弱的精神,却觉得心底空空荡荡。他随便找了个门,闯了进去。
这是个酒吧。虽是午夜,仍有不少的人。肆无忌惮的灯光下,乐队正在演奏。茨木心不在焉,他走近吧台,带没等对方开口,就随便报了一种酒名。
鬼知道是什么酒。他望向吵闹的乐队,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短短几秒,舞台上的灯光似乎犯了选择恐惧症,噼里啪啦切来换去。茨木眯着眼,捕捉到了一个格格不入的身影。
那个少年看似认真地弹着吉他,扎眼的白色发型下有着一双迷茫而无所谓的眼睛。他时不时拨动着弦,像是在随意完成某种任务。
哦,这还真是奇特。茨木挑挑眉,放下了酒杯。一旁的侍者正在与人交谈,说着什么年轻的男孩。
茨木皱眉,把酒杯在吧台上磕了磕。

又是一杯新酒。茨木扫过身旁的几人,他们的眉目之间都有着某种骄奢,嘴角更是有种志在必得的傲气。
他们让他想起了年轻时的酒吞,还有自己。那时候,伸张正义在街头巷尾的小妖怪心中可是流行话题,对于他们也不例外。
我终于也老了。茨木对自己微微叹息。伴随着这声叹息,更大的伤感在心中涌动。阴影中隐隐的恼怒飞速滋长,让他有了某种陌生的想法。

终于,乐队结束了演奏。这几人起身,向舞台走去。
茨木静静地坐着,心中是隐隐的嘲讽。果儿终于成了过去式,现在乐队终于成了暗夜的影,攀附着痛苦生长。

他尾随着他们,走出酒吧。在几人之间,夹着那个不谙世事的少年。
接下来的事情与以往并没有什么差别。在疯狂的火焰下,任何有一点理性的人都会屈服。更别提那双凶狠的眼睛,在火焰下,似乎有了撕裂骨肉般的能力。茨木向他们走近,像是送来地狱的门。
几人明白,他们是遇见什么精怪了。于是他们驾车逃离。
“你叫什么名字?”茨木看着颤抖的少年,高声问道。
“……大天狗。”少年的声音在寒风中颤抖。
原来他也是妖怪一一就凭这点本事,来到人间又能做什么?
“滚回家去!”茨木大骂,“别摆出那副表情,我见得多了,像你这种小妖怪,晕头晕脑,最后在外惨死!”
对方的眼神里充满了震惊和委屈,看着就要落泪。茨木见状,明白自己骂得过了,于是生硬地转换话题。
“吉他弹得不错,回去记得练。”
不顾少年的心情,茨木转身,心中满是叹息。
他又想起了久远的往事。那时候,他费尽心思得到了人类的身份,在遥远的异国,听着年轻的音乐。对于新鲜的事物,仍有着无穷的好奇心。
那是他还很年轻啊,未来绵长而新奇,作为人,或是妖怪,他都有着无限可能。而如今沦落到这般地步,也是他作茧自缚。

“小子,”他高声叫道,“以后再弹吉他,记得让台下的人全都为你疯狂。”
他终于离开,像走出了蜿蜒的梦境一样大汗淋漓。

评论
热度 ( 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