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凛-暂时不会更新

JOJO&YOI、学生狗、更新看心情……
一三五【可能】放出更新,翻译水平很不足!欢迎大家和我一起来翻译qwq
一般不回Fo,谢谢理解_(:3」∠)_

【授权翻译】This Divide Between You And I/你我之间的鸿沟 第一章1

本文的分级是Explicit,大家注意!

详细可以自己去看一下文章的tag……这样你大概就能确定要不要看它了……

Summary:

Ford tries to explain himself to Stan and some truths better left buried come to the surface.
阿福努力向斯坦解释自己,而有些真相还是埋藏起来不说为妙。

Notes:

【原作者的话】
….so. Yeah. If you read this trash thanks. *runs off into the night to get over my embarrassingly bad writing*
Tumblr: cellard00rs
Russian Translation: https://ficbook.net/readfic/3513382
【翻译的话】
本文的分级是Explicit!大家注意!!
原作者汤不热:http://cellard00rs.tumblr.com/
*:欢迎给出翻译建议的地方。


斯坦畏缩地侧身躺着,面对着墙壁。不管换到什么位置,他都无法感觉到舒适。他的全身都像是被殴打了一般的疼痛。这倒不是最重要的,对近来生活的巨大担忧也不是。他努力去想些积极的事情,比如说孩子们,但他的思绪总不由自主地转回到神秘小屋最新的住客身上。
斯坦福,他的兄弟。他找回了他,在历经这一切之后,他们甚至无法直视对方。斯坦本不该关心这些,确实不应该。这就像他告诉阿福的一样;孩子们是他所拥有的唯一真实的亲人。但是不论何时,他看见他兄弟厨房桌旁或在走廊上的身影总是难以适应。阿福遵守了他的诺言,几乎坚守在了地下室,但他们仍会偶遇。他们彼此彬彬有礼,含糊简短地说什么“嘿”和“抱歉”就没了下文。
梅宝,她是一个小甜心,尽她最大的努力帮他们渡过难关。她借助了家庭晚餐和游戏之夜,还有调皮的小猪把他们彼此联系起来,让他们交谈。但没有什么好说的。他们又能说什么?他们的关系去而不返,已经破碎。这是一个久远的被遗忘的传说,如同在重力泉发生的大多数故事一样。
也许这样更好。这已经过了漫长,漫长的时间。他们不再是孩子了。现在对他们来说环球航行也已太晚。灰白的头发,糟糕的视力,褶皱的皮肤——没有一个意味着惊险,刺激和有着财富的追逐。诚实地说,原来斯坦想过的带回阿福后的事情确实发生了吗?什么他的双胞胎兄弟会用张开的双臂拥抱他?什么他们会共同经营神秘小屋?阿福不是那种精于欺骗普通群众的人,而斯坦对于书呆子无计可施,无趣家伙阿福痴迷着量子力学的矿物测量*还是什么鬼东西。
他为了打开并永久开启那扇门所做的一切需要他内心的执念*,但它并不多。见鬼,牵涉到那扇门的每件事就像拔牙。缓慢,费力,但他似受虐狂般做着这一切——所有的一切——来带回阿福,只因这是最重要的。但是,就像大多数事情一样,他刚好没有仔细思考。
他们是否在同一所房子里现在已经不重要,因为他明白了在他们之间仍有空间的裂缝时他确实离他的兄弟更近了。斯坦开始在脑海中数着账单;门吱吱作响时,这个经典的小伎俩确实让他几乎坠入梦乡。他转头去看是谁的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轻轻试探,“斯坦利?你醒着吗?”
斯坦的嘴唇变干了,他的身体紧紧地蜷成了球形。他想不到回答,可嘴唇巧妙地先他一步,“没,我在打扑克呢。”
斯坦听见阿福离开的声音与胸腔里跳动的声音,思索着他是否应该翻身去面对他,让他停下,做些什么。但听见门关上的时候选择的机会已经脱离了他。可他依然能感受到阿福。他知道他的兄弟依然在房间里,他听见他发出的叹息和他轻到听不清的声音说着,“如果你想,我就离开。”
斯坦并不只能留心才能知道阿福对那关闭的门讲的话比对他还多。他能在头脑中描绘出他站在那里,前额压在木板上的画面。斯坦不知道他为什么如此忧虑。在他们迄今为止的礼貌之间,第一次到来的时候的阿福简直就是屈尊拜访。
把我的名字还给我;把我的房子还给我——它们成了问题的焦点。行不通的,“谢谢你”。不行,“我思念你”。只是相同的变了形的花言巧语——你毁了我的生活,你害我错失了我梦想的学校,你是个不负责任的白痴并且是的,他没有说最后一个但他可能也有的毛病。他的整个人生都被他的辐射着,不总是这样吗?阿福是对的,斯坦是错的。阿福是那个金色的孩子而斯坦是那个没用的呆子。
神啊,在生命最初的地方他们又如何能够相似?它只不过是因为成为双胞胎具有了联系所引起的吗*?或者它是……
斯坦很快就把那些不快的记忆从头脑中放逐,改为关注重要的现实。阿福是一个闪耀的蠢货,以为自己想的都对,并且回来之后对经历闭口不谈。但现在,在这一刻,他正行动得……很迟疑。
斯坦听见了门把旋转的声音,话语从他的嘴里跳出,“你想要什么,阿福?”
在听到那礼貌的声音之前回答他的是长达几个心跳的安静,“来谈谈。”
“那……说吧。”
阿福什么也没说,但斯坦感受到他内心的挖苦不断上涌。他只是想要在听见那沉重的脚步声时冷淡地指出阿福正在做交谈完全相反的事情。阿福凑近他的床,而斯坦在心里争辩起了面对他的价值。阿福的声音令人不适地近,“我——我坐在这里可以吗?”
斯坦耸肩,“这是个自由的国家。”
“是吗?”
斯坦眯上眼睛,而阿福详细地讲解,“我离开这里很久了,整整三十年。这里本来很多都可以改变的。就我所知,我们在澳大利亚很成功。”
斯坦忍不住傻笑了起来,“澳大利亚?”
“他们本来会有武器化的袋鼠的。”
“那里的人认为这有趣吗?”
“可能。”
他转了转眼睛,“给我留点笑话吧,好学生。”
床随着阿福的体重下沉,斯坦无视了脸上增加的温度。他老得没有办法感知这种鬼玩意儿了。他掩饰般地清了清清喉咙,“所以,你想要什么?”
虽然阿福端坐着,床依然对两个人来说太小了。斯坦能够感受到阿福的身体触碰着他。这就像神秘小屋愚蠢的门铃装置。你触摸那球体后紫色的“闪电”缠绕着你的指尖。这就像他们之间的联系。平淡但是古怪地兴奋。再一次,他感受到了与上一次一样,难以忽视的本在这个年纪不该有的该死感觉。
“我想要告诉你为什么我没有谢谢你。”

Notes:

翻译得我快去世了,谁想来一起吗……原文太长所以各章节分开了,我现在快要累死了……
另外喜欢请去支持原文,比心~


评论 ( 9 )
热度 ( 3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