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凛-暂时不会更新

JOJO&YOI、学生狗、更新看心情……
一三五【可能】放出更新,翻译水平很不足!欢迎大家和我一起来翻译qwq
一般不回Fo,谢谢理解_(:3」∠)_

【授权翻译】This Divide Between You And I/你我之间的鸿沟 第一章2

本文的分级是Explicit!大家注意!!

具体说明【略剧透的文章说明】&【招翻译】This Divide Between You And I

Summary:

阿福努力向斯坦解释自己,而有些真相还是埋藏起来不说为妙。

Notes:

本文的分级是Explicit!大家注意!!
*:欢迎给出翻译建议的地方。 

感谢 @SAU 的校对!


斯坦留下了一声呻吟,“我不介意,出去。我明天接着和你争吵。”

“我不想争吵。”阿福这样说,话语依然带上了恼火,“我想要解释。”

“好的,好的,继续吧。这该挺荒谬。”

阿福再一次发怒了,斯坦认为他会离开,但他仍然等待,就像要使自己冷静。他接下说的时候冷静多了,“我不感谢你是因为你做了鲁莽的事情。”

“你说了你不想引战。”

“闭嘴让我说完!”阿福厉声说,之后是压低了嗓音的咒骂,“耶稣啊。斯坦利,我……我正在努力告诉你,对吧?只……让我说完,好吗?”

斯坦哼了一声,在头上挥挥手示意他继续。阿福再次开口,“做这事情很鲁莽,但我不是说做了这事的你是个傻子。我知道你以为我说的意思,但是不是的。你不傻,斯坦利。”

句子在他的喉咙中结成了一团。当阿福继续的时候他狠狠地把它吞了回去,“但你是鲁莽的,一个我担心的鲁莽的笨蛋,从门中逃离后,我做了很少的努力来解释它。而我现在想要……为此解释。”

“你是说你现在正被时差折磨?”

“不妨说,”阿福喃喃自语,“我们有许多未解决的问题,有些我们永远也不会讨论,我让你在这里留着这么些年我……”阿福停顿了,而斯坦感受了他挣扎着继续的念头,终于他继续,“这里发生了太多事情,我完成了这么多工作,又如此专注,致力于它,这里仍有事情发生。费解,可怕的事情,我匆匆忙忙竭尽全力去修复它,却没有考虑到会造成你的困境。”

“比如说我的发型?”斯坦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句,阿福的呼吸乱了一下,“这有趣吗?”

“比你的武器化袋鼠好。”

“那种发型相当可怕。

斯坦克制着从喉咙中逃出的笑声,“继续。”

“不管怎样,我们又吵起来了。我……我很后悔。”

斯坦咒骂着他常犯的肩膀疼,然后揉搓着它,“我也是。”

“然后我……离开了。我……呆在了那里。我期望留在那里而你把我带了回来。我明白你运用那门时很心烦,因为我很担心你,”阿福转向看他时,床发出了些噪音,“你明白吗?我归来的时候没看到孩子们或是苏斯……我只看见了你。你激活了那门就有可能丢掉生命。本来一切都可以安然度过的,斯坦。你必须明白那是什么意思,一切

阿福说话的方式使斯坦的血液变凉了,伴随着震惊,他理解了,实际上阿福说的什么担心意味着他害怕了。而斯坦能感受到那恐惧。能感受到它如寒冷潮湿的毯子一般包裹了他。悄声地,他问,“它怎么样?你……你在哪?”

阿福长长的沉默使斯坦觉得自己得不到答案,直到他听见一个无力的回答,“求你别再问我了。”

斯坦吞了口唾沫,当他感受到阿福的手叠在他的手上时,他正在疑惑现在会发生什么事。他忘了他正在揉肩。阿福的手大而温暖,那多出来的手指是如此的熟悉,使凝结的话语又回到了斯坦的喉咙。阿福说话时声音又恢复了平常,“但我很高兴能回来。你很平安,我还能见到孩子们。这真使我愉快,即使迪普有些……过度热心。”

“你在告诉我你不喜欢英雄崇拜?”

“我称不上一个英雄。”

斯坦想要争吵却无从下手。他反而感受到温柔的手指摩挲着他的肩,推开他的手和衬衫的边缘来查看那伤痛。他躲避着着触碰,能感到阿福僵住了,“我……造成了它。”

“是的。”

“斯坦……”

“你不觉得这些道歉已经够多了吗?你我可以无止境的互相道歉,而怎样都没办法去弥补已经发生过的事。再说,我已经说了一堆抱歉,我也没见有人原谅了我。”

“我猜你在暗指那个涉及到我理想大学的事故。”

“那是其中之一。”

斯坦很希望阿福能现在就走。这常是他们争吵开始的前兆,但出乎了他的意料,阿福躺在了他的身边。斯坦坚决忍着冒险的想法不去翻身,而是蜷作了一团。阿福看起来并不因这个举动灰心,“爸爸不应该把你赶出去的。”

斯坦因此睁大了眼睛,但阿福继续着,“我和他说了这件事,但后来很久都不顺利。我承认我很恼火,恼火了非常,非常久。老实说,我现在有时仍为此恼火但是……我和他说过这件事。不论他有没有和你交谈,有没有后悔,把那些话丢掉吧。他依然是……我们的父亲。斯多葛式的,自负的人。”

“不是了不起的?”

阿福咕哝着说,“他固执又死板。”

“听起来像我知道的某个人。”

“看看谁在说话。你不觉得你有时在看着一面镜子?”

“我只看见了你的脸。”

“我以为我们都确定你应该看见父亲的脸*。”

斯坦一脸苦相,“我告诉过你别说这些。我不喜欢他。”

斯坦看不见他的脸,但他能描绘出阿福咧嘴笑的画面。“尽管如此,我得到的感受是他很后悔但是为时已晚。他只好坚持己见,让这件事就这样过去。”

“真是你的爸爸*。”

“你说我……默许他和妈妈……?”

斯坦点头后才想起阿福在黑暗的房间里可能看不见他。或者他看见了,因为那急促的呼吸,“我算计了你,还有Shermy**?”

“对,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带着这些孩子**,他们的父母没什么选择。于是这个夏天送他们来呼吸新鲜空气,顺便晒晒阳光。”

“但他们会很失望地得知他们正在得到一堆糟糕的东西。”

“是的,”斯坦赞同,“别觉得他们会吵闹得听不见什么通向多维度的门这类信息,错过面对僵尸还有翼手龙*。”

“等等——你们面对过翼手龙?”

斯坦点头,“还和它打了一架。”

阿福放声大笑。声音干巴巴的,就像他很就没有这样做过。这与斯坦回忆中的笑声重叠,使他的心痛苦地在胸膛中紧缩。某一瞬间他感觉很好,甚至忘了他们之间成堆的假话。别忘了,它不代表阿福改变了对他的名字和小屋未来的想法,也不代表他们能倒转时光,追回浪费的日子。尽管如此,吵闹的声音不错。斯坦选择了不顾一切地享受一会儿。

但当阿福再次开口时,忧郁的语调驱散了笑声,“看起来我错过了很多东西。”

来不及犹豫,斯坦把话说了出来,“你真的从不觉得你想要回来?”


Notes:

翻译得我快去世了,谁想来一起吗……原文太长所以各章节分开了。
另外喜欢请去支持原文……比心。

特别感谢一下 @(mc^2)instein ,给了我翻译建议!

**:关于shermy,他应该是双子的爷爷,与stan们同辈。具体人物关系希望有人在评论里能告知一下,我加到这里。我也很久没看过本家了,这些都记不太清了。



评论
热度 ( 1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