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凛-暂时不会更新

JOJO&YOI、学生狗、更新看心情……
一三五【可能】放出更新,翻译水平很不足!欢迎大家和我一起来翻译qwq
一般不回Fo,谢谢理解_(:3」∠)_

【授权翻译】This Divide Between You And I/你我之间的鸿沟 第一章3

本文的分级是Explicit!大家注意!!

具体说明【略剧透的文章说明】&【招翻译】This Divide Between You And I

Summary:

阿福努力向斯坦解释自己,而有些真相还是埋藏起来不说为妙。

Notes:

*:欢迎给出翻译建议的地方。 

**:这里我已经没力气进行考据了,欢迎大家指点。

感谢 @(mc^2)instein 的审核,欢迎更多人给我提翻译意见w


“是的。”

“为什么?”

斯坦能感觉到床的晃动,确定了阿福在耸肩,“没有别的理由可以这样想。我不希望你重启传送门。我猜你读了那日志之后会知道收手。”

斯坦紧紧地把嘴抿成了一条线,“你该搞明白我会不择手段地把你夺回来的。”

“我们好多年没说话了。最近我见到你,我们就争执,我没……”

斯坦终于翻身起来看着阿福的脸。黑暗不如他想象中的不屈不挠,他可以看见每一条直线,甚至曲线。他坚定地说,“斯坦福,你是我的兄弟,是我的同胞*。”

阿福抬头看他,低语;“我知道。”

斯坦重复自己的话,“此外你该搞明白我会不择手段地把你夺回来,不择手段。

阿福舔了舔嘴唇,“斯坦……这……这还有一些东西要你明白,它是我今晚到来的另一个原因,也是我回来后如此、如此生气的又一个原因。”

阿福移走了目光,“我在哪……那里很浩瀚。我没有在门第一次捕获我的地方等待。就像我说过的一样,我从不希望回来。当你重启传送门的时候它降临到了我的身上,牵引着我。一切都是因为你。”

斯坦缓慢地消化着,“所以……等等……你在说什么?”

“我在说我们之间的纽带超越了两个维度。它将我拉向了你。”

“……因为我们是双胞胎?”

阿福显示给他的吐露真情的面容使斯坦感到自己的心在胸腔中笨拙地撞击。“哦。

“正确。现在你明白为什么我到达这里时善解人意地警告你了吧。”

“但——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上辈子的事。”

“显然不是我们想的那样。至少潜意识上我们都能够感觉……我们依然感觉……”阿福似乎无法继续下去,而坦率地说,斯坦不知道自己愿不愿意让他继续。他认为这就应该结束了,对。但如同他知道与兄弟躺在床上不会成真的那样。它也不会成真。他发觉他的脸上升高的温度,抽动了一下脸颊。他努力用一个糟糕的笑话糊弄过去“所以我应该告诉孩子们那场舞会之后发生了什么*,哈?”

阿福清了清喉咙,“那本应该是彻头彻尾的一场错误。”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也关心对不对啦?”斯坦抱怨着,可他知道阿福是对的。这就是为什么他只提到了Angie McCorkle**挥拳猛击阿福的脸和在齐心协力后他对自己做了同样的事这些部分。后来的撕咬,当他们回家时那撕咬——那是秘密的,秘密而且不是孩子们应该知道的事情,永远如此。

事实上,这是某种没有人应该知道的事情,除了他们两个。记忆中那夜晚的表象,从他记忆中幽暗的深处升起,那他总是压迫着它们并勇敢地来回戳弄的记忆。它最好被忘记。

是吗?

斯坦仔细思考了阿福告诉他的关于他们之间联系的话后说,“等等,之前你称它‘我们’。你,呃,你说我们都能感受到……”

“是的,它以两种方式起效,”阿福勉强地承认,“你重启传送门使它发现了一条容易到达我那里的小路。不只因你想把我带回,一部分我一定是想要回来,尤其是回到,啊……”

他没有说出它,但斯坦依然听见了“你”。阿福想要回到他身边。不论他是否愿意大声承认。斯坦仔细地看着他,“那不是很好的事情吗?”

“很明显你不明白处境的疯狂,”阿福摸着他的脸,“天啊,在三十年后你想想我本来能把它结束的!那时我比现在还聪明。”

“我可不觉得。”

阿福加重地叹息,弄乱了他的头发,“该死的,斯坦利,你这个惹人发怒的蠢货!你怎么做到对这件事一点逻辑也没有的?违背社会道德!我的智慧应该更美妙,更强大,甚至比我的情感更具力量——特别是我卑劣的部分!”

“这就是你说你仍然迷恋我的怪异方式?”这个问题在斯坦能控制前怨恨地出口。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说。这真的不重要了。他这样做的那一刻阿福发出了一声咆哮,他转过了他的头,猛力地把他禁锢在床垫上。他的嘴唇粗暴地斜跨过斯坦的唇,一个粗劣的吻。

片刻斯坦回到了从前,回到了舞会后的时光。当他们还是刚从他们的房间中走出的孩子时,他们只是游荡闲晃。刚刚努力去克服夜晚的沮丧。蓝色和粉色的套装在一边叠成一团,他们两个裹在他们的的毯子里,给要塞起名“斯坦要塞”*。莫名其妙地,不知怎的,它导向了一个吻。他们的第一次——不是他们的最后一次。而现在斯坦回到了当下,这就像重学骑自行车。或者是某些更难解决的——比如一辆独轮车。

阿福很快退却了,窘迫地看向远方不断摇头,悄声低语,“蠢极了,这么一个错误,就应该忘掉,我究竟……我们不应该……”

但斯坦打断了他,手穿过了他后脑的发,再一次把他的头拉低,“不,我们应该。绝对应该。”


接下来是小车……所以就分开了qwq

我尽量今晚翻完第一章,但无法保证……

评论 ( 2 )
热度 ( 2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