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凛-暂时不会更新

JOJO&YOI、学生狗、更新看心情……
一三五【可能】放出更新,翻译水平很不足!欢迎大家和我一起来翻译qwq
一般不回Fo,谢谢理解_(:3」∠)_

【授权翻译】This Divide Between You And I/你我之间的鸿沟 第二章1

本文的分级是Explicit,大家注意!具体说明【略剧透的文章说明】&【招翻译】This Divide Between You And I

Summary:

阿福努力向斯坦解释自己,而有些真相还是埋藏起来不说为妙。

Notes:

A translation of This Divide Between You And I by cellard00rs.

*:欢迎给出翻译建议的地方。 

感谢 @(mc^2)instein 的校对w

Notes:

原作者的话
So, this has become a series. I just...I have a lot of feelings about these twin knuckleheads. And so this is me writing what I think about it. This bit is from Ford's point of view but don't worry, I'll be back to Stan's next round.
-------
译者
本章拆为了1、2两部分。


曾经

 

这是一个新泽西的炎热夜晚,他衣服上的汗迹开始变干。阿福艰难地爬上楼梯,他的弟弟落在了后面。他们的父母出去过夜了,就那么一不小心从亲戚那里诓了点钱。并不是他们的父母没有正派的营生来谋生,是因为他们总要用点额外的小钱。阿福实在很高兴他和兄弟留在了家里。

父母觉得他们已经足以拥有自己的房子,所以不愿意让他们错过学校舞会。两人都没有约好别人,而阿福很不好意思地和母亲提起,他正在找一个愿意的女孩。

毫无疑问她和父亲谈了这件事,因为年迈的男人在他们离家前把他拉到一边和他进行了一场坦率(在他看来,全是窘迫又完全没有必要)的关于性的对话。它的基础是共度良宵而不是“搞大她的肚子”。阿福只得点头,因为他甚至连向父亲解释那不会发生都不敢想象。看在上帝的份上,他几乎不和安吉说话。

现在他终于向她开口了——真的和她交谈——毫无疑问他在聊她不感兴趣的东西。都怨这染的一片片的套装*。斯坦的套装是自己染的。他看着斯坦带着一脸像是被安吉打过的表情,立刻做了和他一样的事。他们一笑而过,因为他们是——派恩斯双子——伤透了心站在这里。

“我想你总得和我比赛,”阿福暗笑。

“你知道的,老哥,”斯坦温暖地回应,“ 就像我一样弄一身套装。再加把劲去侃。*”

“对,我觉得我会及格的。蓝色比粉色更适合我。”

“那是鲑鱼红,你个傻蛋!”

“哦哦,不好意思,时尚先生。”阿福说的时候翻了个白眼,然后当斯坦用夹头的方式缠住他的时候*,他尖声喊了一句“嘿!”,斯坦的指关节轻柔的在他的头皮上摩擦,“我来给你说明,科学先生。”

他们在铃声在夜晚炸响前扭成了一团,现在阿福发现所有先前有趣的笑话都从嘴边溜走了。他脱下破了的夹克,把它扔到了床上。他和斯坦依然共用着一个房间,尽管他们的床对于成长的他们已经不再合适*。他们现在各拥有房间的一半,阿福的那一半靠着窗——星座图和爱因斯坦,特斯拉,还有达尔文的照片挂在悬挂在床上面。斯坦那一边是杂乱无章的一堆脏衣服,吃了一半的食物和翻破的杂志。他贴了一两张拳击比赛的广告和一张古怪的画在黑天鹅绒上的小丑画*。

阿福不断地因此戏弄他,但私下里他也很喜欢它。他甚至计划给斯坦再买一幅他在城里见过的黑丝绒画。那是一艘帆船,而他知道他的兄弟会钟意它,会遐想在Stan O’ War上度过的岁月。阿福想着那艘船长叹了一声,看向了窗外。

今晚出海一定很美好。他竭尽所能地克服着关于安吉的忧伤插曲,但它们常常纠缠着他。斯坦,他已经脱去了套装,现在穿着一件简单的白衬衫和拳击短裤,感受到了他的情绪,因为他从地板上抱起了一团脏衣服并把它抛向了他。

阿福感觉到它猛撞到了他的一边脸上,他气急败坏地说,“这又是为了什么?

“只是想让那冒失鬼的表情从你脸上滚开。”

“我没做那样的表情。”

“好,你这么做了。你看起来就像原来在作业上得了个‘B’。你知道我为了得个‘B’做了些什么吗?”

“嘿,我得‘B’那样做是因为那是个创意写作项目*!除此之外,我设法把它升到‘A’,当我——”

“好,好,”斯坦打断他,“这个,那个*——听着,只用告诉我这次什么把你弄得这么忧郁。”

阿福重重地呼吸,“安吉……”

“啊,拜托!别告诉我你真的被这件事弄的心烦意乱。我是说,真的,我弄不懂你最开始为什么要走向她。而且从什么时候,你在大家之间偏偏喜欢安吉 麦克科尔(Angie McCorkle)?”

“我没有,真的没有,”阿福坐下时咕哝着,“这只是……你知道红发在人类人口中自然出现的几率只有百分之一或二吗?”

斯坦对此拉长脸,“所以?”

“所以,安吉的头发是红色的。她看起来很可爱,而且……你明白,红色头发的人遭受着嘲笑,而我只是觉得……我希望……”

阿福低头看着他的一只手。斯坦看见这种情况发生了太多次,觉得牙酸得要命,“你告诉我谁最近欺负你啦?如果是这样,我需要名字。”

阿福撅起了嘴,他总是在怀疑父亲用让斯坦学拳击课程来“强壮”他的决定。目前就他所知,他的兄弟已经得到了一套算是职业拳击家才有的的综合设施*。阿福正受着某些欺凌这件事浮上了水面,并被放大*。

他摇头,“不,没有人说什么。但我觉得也许安吉会懂。她知道那是一种不同的……滋味。也许从那之后我们会合得来。”

“这就是你想畅谈的内容?‘嘿安吉,你和我与那些笨蛋不同,所以我们应该搭档’?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相信落到你脸上的拳头会再多一点*。”

“那不是我想说的,”阿福干巴巴地说,“我不是一个无知的人。”

“当然不是,但你确实在谈话转向女士时舌头很能打结。”

“哦,那你就没有了?”

“嘿!我有过女朋友。”

“有过是个有用的词。”阿福机灵地说,然后他又被丢了一堆脏衣服。兄弟俩大笑着,斯坦摇着他的头,“对,但你看到了,真相就是你想要暗中告诉安吉的没什么益处。毕竟,她是卡拉(Carla)的亲戚。”

“嗯,你相当像卡拉,”阿福回击,给自己留下别的印象来摆脱苦涩。说斯坦像卡拉是一种轻描淡写。曾有一段时间斯坦止不住地提到她。就像“卡拉这么”和“卡拉那么”。还有几次他出去了很长时间,和她一起。阿福费了很大劲才没有嫉妒。

尽力然后可悲地失败。这里还有最糟的事——他撞见他们在这个特别的房间的那个下午,他们刚刚亲热完。或者至少阿福希望这就是他们所做的全部——它如今是一块儿污迹,而他情愿保持这样。但不时少许会突然出现在他的脑海。斯坦那越过她的身体,斯坦在她头发中的手,嘴唇挤在一起,她发出的声音……

但他们都穿戴整齐。他很确定他们都穿戴整齐。所有他确定的只有父亲很有可能与他的兄弟进行了直率的性谈话而不是他。或者他早已有过这种经历。不管怎样,他对自己足够坦诚,承认了卡拉确实是一个他不惜费心接近安吉的原因。

毕竟,如果一位麦克科尔女孩愿意给一位派恩斯男孩一个机会,就没了去思考另一种可能应该是什么样的理由。而且这里有大量的麦克科尔女孩。他们的家庭是镇子上最大的。他依然能记得他们中的一人不得不在家谱上做一份介绍。它几乎花掉了所有上课的时间*。

“嘿!书呆子机器人!”斯坦推了推阿福,“你在想什么?”

“哦,嗯,麦克科尔的家族有多大。”

“对,你不能不做准备*。嗯,希望卡拉账户上的钱会被嬉皮士卷走。*”

“你依然在心烦这事?”

“不,过去的事儿了。就像你对安吉的感觉。”

“是啊,我想,”阿福搓着手,感受着那多余的手指的重量,嘴角抽搐,“只是曾经美好就可以了。有点理解……”

“嘿,我是你兄弟,我明白。”

阿福瞪他,但斯坦不过是耸肩,“好吧,也许不是你认为的那种,但我做的也很不错*。”

阿福的嘴唇再一次抽搐起来,“是的,我同意。”

看见他的兄弟依旧低落,一个激励他的好方法钻进了斯坦利的脑海,“嘿,我们去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地方吧!你和我重组‘斯坦要塞’怎么样?”

阿福的眼睛睁大了,“斯坦要塞?我们度过童年后就在也没有提起过它了*!”

“我们还是孩子,笨蛋。”

“斯坦,我们明年就毕业了。”

“所以呢?”

“中学,斯坦利,我们正在结束中学。我们不再是孩子了。”

“我坚持我的看法*。”斯坦咕哝着再一次轻推他,“拜托,活泼点儿!就像过去一样。”

阿福长声叹息,就像背着沉重的负担,但他忍不住脸上的微笑,“我会得到那毯子……”

斯坦响亮地鼓掌,“太棒了,我去拿点心!”

“嘿!一定多拿几包花生太妃糖!”

“知道了!”


评论
热度 ( 1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