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凛-暂时不会更新

JOJO&YOI、学生狗、更新看心情……
一三五【可能】放出更新,翻译水平很不足!欢迎大家和我一起来翻译qwq
一般不回Fo,谢谢理解_(:3」∠)_

【授权翻译】This Divide Between You And I/你我之间的鸿沟 第二章2

本文的分级是Explicit,大家注意!具体说明【略剧透的文章说明】&【招翻译】This Divide Between You And I

Summary:

阿福努力向斯坦解释自己,而有些真相还是埋藏起来不说为妙。

Notes:

A translation of This Divide Between You And I by cellard00rs.

*:欢迎给出翻译建议的地方。 

**:找不到译名……help!

感谢 @(mc^2)instein 的校对!

Notes:

原作者的话
So, this has become a series. I just...I have a lot of feelings about these twin knuckleheads. And so this is me writing what I think about it. This bit is from Ford's point of view but don't worry, I'll be back to Stan's next round.
-------
译者
本章完成……


现在

阿福在冷汗中惊醒,盲目地四下搜寻着自己的武器。找不到它的时候他立即感到了一阵恐慌。他翻身掉在了硬木地板上,吓了一跳后他意识到他不在那里了。他回来了,回家了。

但他的心依然继续快速地跳动,呼吸杂乱无章。他清楚自己处在对战斗狂热的控制欲中,他需要遏制它,需要阻止它,他只需要去停止它……

他努力调整着呼吸,用两手抱着头,闭上了眼。他开始害怕自己无法处理这局面。他的思维是混沌的一团,在能够停下自己的行动前,他呜咽地说着兄弟的名字。清晰地听见那个名字能够帮助他。这就是他过去常常解决这问题的方式,从一开始踏足这里时就是。

他所见的事物,那些他不得不经历的事情……他们带来了如此多的战斗。总是念着斯坦利的名字,总有帮助。很明嫌他仍有效用。他绝不会告诉他这一点。他不能对他说出这一点。他一遍又一遍地低语直到这歇斯底里缓慢的退去。他喘着气,擦着脸,眼睛轻微的潮湿了。他站起来并冷静地寻找着自己的武器。当他第一次通过传送门时它被捆在他的背上,总在那里待命。某次他与孩子们混熟之后他就知道他不应该在户外带它出来了。因此他把它锁进了某个旧陈列柜里——那是其中之一,谢天谢地,斯坦在他搬进来之后没有察觉。

阿福打开匣子然后拿出了步枪,感受着这令人安心的重量。他轻松地装备上并对周围进行了安全检查。从抵达以来他每晚都偷偷这样做。旧习难改,他清楚自己面对的不在此处却迫在眉睫的危险。总是迫在眉睫。这个世界与另一个之间只隔了薄薄的面纱。

他以三十年间磨练出的潜行移动着。他最先检查了孩子们。迪普和梅宝都在安眠,只留有纯净的天真。注视着他们是他的心紧缩了起来。他几乎不能同斯坦利一样陪伴着他们,但他不应该因为告诉他保持距离所以责备他的兄弟。

他不想使他们处在危险之中。这也不是他想带来的。危险。这是他每一次带给大家的。危险和悲痛。他起先看了看梅宝——心情如此温柔又美妙得怪异。她蜷缩着拥抱着小猪——她喊它什么?摇摇?他思索着什么时候养一只谷仓前的动物作为宠物成了时尚。特别是养一种潜在的美食。可女孩和小猪快乐地相互依偎,这才是真正重要的。

然后他把目光投向了迪普——如此像一个年轻版本的他。难为情,不自信,但有着可怕的才华。斯坦说迪普使他自到达以来就沐浴在英雄崇拜的话没有错,但这必定不是什么实至名归的东西。

在事实上,完全相反。迪普不应该将他视作一切,但应当是一个警世故事。一个赞美着垮台的声音存在于对神秘和科学理论鲁莽追逐中。费多福警告过他,但他没有听。他现在成熟了不少。而可怜的费多福——一场暗中的镇上旅行告诉了他老朋友的命运。

这是阿福首先要完成的事情之一。他要去看看在他的时间流逝的时候重力泉镇如何改变,但他不会暴露斯坦利。所以夜晚检查后他会来一场远足。重力泉的整体基调没什么改变,他觉得有些解脱,可他偶遇费多福时……

他的老朋友在城市垃圾场徘徊,对自己喃喃,还抓了一只浣熊夹在胳膊下面。最开始阿福没有认出他。但当那个男人开始对自己讲话时,快而含糊地说着他的新机器人(他差不多把音发成了“ro-bert”)需要某种古怪的乡村音乐和装置,而阿福辨识出了他的声音。

他也记起了精神病人的标志。这怎么会发生在他的身上?他知道弗雷迪在穿过传送门时受到了影响,但他无疑没有病重至此。可能它后来更深地触及了他的精神。毕竟,阿福去过那里。他知道尝试它……会是什么样子*。

阿福向前走,远离了孩子们去检查小屋的剩余部分。他穿过所有的展品,对着每一个摇头。这里的每一个东西都荒谬可笑。这里有什么大腿粗的马蹄,海狸的鸡眼,马骑马的照片*……只是一个低级庸俗的汇编,自制的狗屎。斯坦还莫名其妙地从中赚钱。

倒不是说阿福很惊讶。他对镇上人们的记忆很深,清楚他们会为这种毫无价值的东西掏钱。事实上他模糊地回想起了他们有一个相当不循规蹈矩先锋节庆典活动。他依然无法相信与啄木鸟结婚曾在重力泉镇真实地合法过。自然,他不曾出席。然而,他听说,对于举办它的家族来说那是一次巨大的成功,他们叫什么来着?Southeast**家?他实在记不清了。

尽管如此,小屋的吸引力给他带来了一阵愤怒。这就像斯坦嘲笑他严肃的工作一样。嘲笑……他。他低头看向自己的一只手。它和这些“人工劣作”正相合*。他很惊奇斯坦利没有做些它们的模型。他应该有在广口瓶里漂浮的手;把这些手标记为神秘的“六指”,解释标签在下方提供阅读“消失的六指怪人,谢天谢地摆脱了它*!”

但很显然没有太多斯坦真正地让他滚蛋之类的幸运摆脱。他带回了他。他在传送门上工作了三十年就为了找他回来。并且斯坦想要一句“谢谢你”。

阿福依然记得他移开遮盖时看见斯坦站在那里——真的站在那里。斯坦利。他的兄弟。他的双胞胎*。他的——他的一切。真实并且存活的本人,离他几英寸,站在那里,看起来如此该死的开心当然阿福对着他的脸来了一拳。他还能做什么?这是那个仅有名字就可以帮助他存活的人站在那里,而他正冒着生命危险!如果斯坦发生了任何事都是因为他……

这就是关于他毫无理由的攻击的事——它们不会真正地消失。它们只是在边缘飘荡,渐渐渗入,始终等待着猛扑的时刻。斯坦的思维由于他想见阿福的愚蠢欲望而衰弱着——这一时期只有斯坦的思维在衰弱,这一认知在他的身上降下了另一场战争*。

他急促地呼吸,开始再次向里走。集中注意力于他身边的蠢东西来使自己冷静,例如大脚怪和斐济美人鱼。他控制着他的武器,轻抚着它直到一切都回到控制之下。他走进礼品店,发现一切都很安全。他摆弄着几个点头娃娃,在走进这房子的其他房间之前,让他们疯了一样地对他点头*。

他正要抵达着巡查的末尾,他知道终点站在哪里。他本是他的始发站,但自从那场……“事故”——两天前他就没了再一次停在旁边的勇气。实际上,事故后在尽其所能地严格坚守在实验室。迪普渴望的请求使它成了简单的任务。这个孩子啊,简直恨不得每天三餐都给他送饭来。

可是他不得不应付梅宝。她设法让每顿饭都散发着她的不满意的方法让人有些敬佩。鸡蛋和熏肉组成了皱眉的表情,意大利面和肉丸变成了皱眉的表情而且——他最喜欢的——一碗蛤蜊浓汤变成了皱眉表情。她怎么令蛤蜊和土豆呆在位置上是每个人的疑惑。

但他不能冒险去见斯坦,尤其不能在最后一次见面做了如此不理智的行动之后。他吻了他。三十年了。他妈的三十年试图原谅他的兄弟,视野中连一点恢复的希望也没有。已是数十年,但很显然这对他的思维和灵魂还有愚蠢的性冲动来说毫不重要!他依然无法相信他做了什么。依然不能相信他这样——这样愚蠢!

他经常为自己的智力骄傲,但无疑它不如他一直期望的那样。他知道;他百分百清楚他对斯坦利的感觉是错的。斯坦利是他的兄弟,他的双胞胎弟弟,他的家人,他的血脉。这里有完整的的文章,文书,厚厚的书——堆积成山*——决定了乱伦下流放荡。不合逻辑。

这是最糟糕的一部分——它不合逻辑。他怎么能,一个高度重视珍惜智慧的人,变得如此漏洞百出?但他生来残缺。他不合逻辑也不道德,无疑不是他想成为的聪明模样。因为尽管所有的证据,宽阔的时空阻隔了他们,阿福依然保留着对他的兄弟的感觉。

斯坦也是如此*。

这就是传送门如何打开的。他明白这一点。他甚至不想做任何测试来确认它。他只是明白。明白他并且怨恨它。怨恨斯坦。他对自己喷了个鼻息。对,当然。怨恨斯坦。好吧,不论他必须告诉自己什么,是吧?

阿福缓慢地接近他的房间,努力回忆在这始发站发生了什么。他想做的一切只是为自己辩解;尽力把短柄的斧子藏起来一些——至少为了孩子们。尤其是梅宝。她如此渴望,苦苦地想让他们共同将它解决,拒绝她这件事如此艰难。她如此阳光灿烂,像一颗发光的星星。而迪普,不明显地,也期望着同样的事情。

阿福承认他在第一次回来时是个混蛋。他仍记得斯坦告诉他不要远离孩子们——就他而言他们是唯一的家人了。阿福不得不向外看去,需要远眺来平缓内心。为了制止他做什么极度羞愧的事情。他只得不断提醒自己他的兄弟怎么把他的家变成了敲诈游客的旅馆,偷了他的名字,还差点毁了世界。

他甚至竭力去鼓动对于错失的学术成就的愤怒——虽然坦白地说他只是为了这场演出调动它*,他现在,已经将它了断了很久。但这是一个很好又便捷的借口。表现得像无法让事情愚蠢地继续的人可比揭示自己是一个堕落者好得多。

阿福和缓地转向把手并向里窥探。斯坦正在打呼噜——大声又讨厌。他灰白的头发在枕头上乱作一团,一只胳膊挂在了床边。他的内衣向上缩,露出了圆胖的肚皮。他看起来太可笑了。

这太他妈的棒了。

阿福感觉到他的脉搏如竞赛一般。对于溜进房间这主意的想象逐渐疯狂,缓慢移过斯坦的头顶,把一只耳朵放在他的心上。尽管已是他的晚年,他仍然确定斯坦有着一颗强健的心脏。有时他会回忆起低沉的声音;它沉重的击打,当他放任自己去追忆的时候。追忆一段他不该追忆的时间。一段他们年轻有相当愚蠢,斯坦一遍又一遍地对他说着——没关系的,没关系的。没有人会知道。天真的兄弟,我不关心他们做什么。这只有你和我。你和我直到世界的尽头*的时光。

阿福想过这样。

他真他妈的想念这样。他依然想要这样。

但他曾拒绝了让自己接受它,现在也是。他拒绝把斯坦利也拉下水。因为他知道的更多。因为他更聪明。因为他更有逻辑

阿福关上门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安全检查完成了。他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当他安然入睡时,他的思绪不由自主地飘回了最初的时光。

-----------------

**Southeast应该是揶揄Northwest家的。(来自(mc^2)instein的指导)



评论 ( 3 )
热度 ( 1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