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凛-暂时不会更新

JOJO&YOI、学生狗、更新看心情……
一三五【可能】放出更新,翻译水平很不足!欢迎大家和我一起来翻译qwq
一般不回Fo,谢谢理解_(:3」∠)_

【授权翻译】This Divide Between You And I/你我之间的鸿沟 第三章2

文章说明(新入坑必看)【翻译说明】This Divide Between You And I/你我之间的鸿沟

Notes:

*欢迎给出翻译建议。

**原文kisssss……可能你们看得很跳戏……
**这一整段翻译的不怎么样,大家给点建议吧!

感谢 @(mc^2)instein 的校对,非常负责w

THEN结束啦qwq


阿福涨红了脸,尴尬极了。他以为那时自己把情绪隐藏得够好了。斯坦看见了他红涨的脸色,给了他一个小小的笑容,“嘿,没事的。你只是嫉妒了。”

“我没有!”爆发的话语比想象的还有力,但斯坦似乎并不困扰,“是,你嫉妒了,我得承认,这有点爽。一般我都落在你后面,但在女孩的方面打败你了。”

“你觉得我们建造并运行Stan O’ War后还是这样?”阿福狡黠地笑了,而斯坦点头,“很明显,我会是劲头十足的寻宝猎人而你会是,你清楚的,搞科研的家伙。”

“嘿,也许我两个都行!”阿福争辩,“你知道的,又聪明又健壮的那种。”

斯坦喷了个鼻息,“你?擅长战斗?”

阿福怒视着他,但斯坦毫不受阻地继续,“看——我有铁拳,你有头脑。这就是现实*。”

“我会有武器!比如……一把弩或者一条鞭子还是别的什么。”

“一条鞭子?有人曾听说过聪明的探险家带着鞭子乱跑吗?这是我听过最蠢的想法了!”

“它会比足球机器人更蠢吗?”

“嘿!你不准说我未来的小机器人是那种玩意儿!”斯坦不带感情地抱怨。他夺来了枕头并把它丢向阿福,对方立即扔了回来。枕头大战爆发了一会儿,再返回单独的角落前他们挑战着彼此,筋疲力尽又哈哈大笑。阿福对于啤酒做了另一次尝试。依然尝起来不怎么样,但他发现斯坦是对的,你喝的越多,你注意的就越少。

他浏览着藏书中的一本,斯坦霸占了那本有着有伤风化的女士在的杂志。不时地斯坦会将其中一页转向阿福并且来回晃动,接下来眉毛跳上跳下,“嗯?嗯?”

每次阿福努力去看都会以脸红告终。他把脸在书本里埋得越来越深,直到斯坦竟然把它拿来并推到了他的脸上,“来吧,给她啵儿——一个!”

“你他妈个混蛋!”阿福大笑并且推开了他,“你如果无聊了就会这么说!”

“我没有无聊。我只是觉得你该接近,嗯,”斯坦又看了一眼照片,“格里泽娜。”

“她的名字是格里泽娜?”

“啊,对!她就像词典和法式吐司。她绝对是你那种类型的女孩。”

“格里泽娜?”阿福重复了一遍,而斯坦把杂志扔到一边不再逗乐,“什么?你不喜欢她的名字?我觉得你在这方面可是个绅士啊!*”

斯坦离开了堡垒一会儿,回来时拿了一副牌,“得了得了。德州扑克战争怎么样?”

“我猜我没办法说服你下棋?”

斯坦瞥了一眼,“如果你不想玩,那好吧。”

阿福把书放在一边,“不,我玩。我只是在想我在纸牌上有什么选择*。”

“你知道我不懂棋这东西。你教过我好几次了,老发生什么?”

“你打饭了棋盘。”阿福以一种谈论多次的语气说道,“对,我知道。最后一次以来我还在寻找几个棋子。”

“呃,我告诉你我把一个国王藏在了马桶水箱里,这样你就不会总喊我玩了。”

“等等,你是认真的?”

斯坦洗着牌,“爸爸是厕所之王,所以我猜……”

阿福呻吟,“天啊,你真是不可理喻!”

好像是为了把问题讲清楚,斯坦喝了一大口啤酒结果打起了嗝。阿福止不住地笑,抿了一口自己的啤酒。他注意到罐子轻多了,他想也许他得再来一罐。阿福选择了玩战争,斯坦处理着牌。

他们玩了两轮,斯坦开始吃一包花生太妃糖。阿福没有从牌堆里抬头,但他能听见斯坦大声咀嚼,“我发誓,我觉得你是新泽西唯一一位吃那些恶心东西的。”

“你说什么?这些东西超级无敌好吃!”

“你说了算。它们尝起来就像融化的噩梦。老实说我不知道你如何咽下它们的。”

阿福感觉什么东西飕飕飞过他的耳边,可他没注意,觉得可能是小虫。但之后什么东西打到了他的眼镜,让他往后缩了缩。斯坦正在朝他丢花生太妃糖,而阿福无法让自己忽视掉下一个,他气急地说,“这究竟——”

“来试一个吧,天才。”斯坦在扔另一个的时候说。

阿福抬手保护自己,“我告诉过你了!我试过而它们糟糕透了!另外,我怎么可能会在你把它们扔向我的时候试一个!”

“用嘴接住!”

“什么?”

“这儿,”斯坦递给他一袋,“扔给我一个。”

阿福思索地看向他,按他的话,小心翼翼地扔了一个。他的兄弟用嘴接住了,而阿福大笑起来。他又扔了一个,斯坦接住了。阿福带着无限的深情看向他,“你真是个傻瓜。”

斯坦弄出来傻乎乎的声音,在阿福向他张开的嘴示意前故意挠着夹在腋下的头。阿福止不住地笑着,再次扔了一个花生太妃糖,而斯坦再一次接住了它。他把袋子推回给兄弟,又开始玩游戏。他们的输赢在继续德州扑克时几乎被分割好了,因此这游戏比别的花了多一些的时间,这给了阿福思绪漫游的时间。

漫游回了安吉。

那个他已经拼尽全力逃离的人*。但不幸的是阿福的思维在这条路上运转。他短暂地越过这问题但没有例外,毫无例外地转了回来。这使他更加低沉和思绪混乱*,而斯坦总会尽他的全力把他皱着的眉头舒展开。当他抬头捕捉到阿福的表情时,他看起来就要这么做,“怎么啦?”

“没什么。”

“胡扯,你又撅着嘴了。”

“我没有撅嘴。”阿福带着些恼火争论,而斯坦看起来对这有些吃惊。阿福不常有这么多脾气。这是更斯坦的事情,可很明显他的兄弟正感受着它。斯坦皱眉,“拜托,阿福,你可以对我说。”

阿福喝完了他的啤酒,更让斯坦震惊地抓起了另一罐。他痛饮了一口后擦着下唇,“我可以吗?你和我从来没怎么聊过女孩。”

斯坦眨眼,“又是关于安吉?或是卡拉?”

阿福忧郁地看向啤酒,“都有。”

“为什么有卡拉?”

“我不知道……就像你之前说的……它有些困扰着我。”

“那是什么?”

“关于你怎么和她喝完第一罐啤酒还喝醉了还有……还有我只是在想我们得一块儿完成这些事。”

斯坦的头颅因这内幕而后仰,“你因为我没和你做某些事而沮丧?那怎么公平呢?你成天说着我们该出门干我们自己的事!”

**这完全正确。随着他们的长大,阿福必须成为推进彼此独立的家伙。他总是同意斯坦他们是活力满满的二重唱表演者,从不想纠正和他一同开始在Stan O’ War上冒险的错误。但他也不止一次地和兄弟争论他们多么需要远离对方的生活。他总是坚持他们不能一同度过醒着的每分每刻,而且独立经历什么来分享体会比回来一起更有趣。

然而由于更重要的事情,他们总彼此吸引回对方身边。 出于某种原因,阿福想要共同喝下第一杯酒。可能只是因为斯坦在所有人中偏偏和卡拉完成了它。这不像是阿福恨着卡拉——她是个很好的女孩。可有着什么与他兄弟的关联使他困惑。他永远也不能把手指置于其上,当他轻声说话时,他意识到了自己是个混蛋,“你是对的,我确实沮丧。我们有朝一日必定会没有对方陪伴做什么事,我总是这么说。但现在它发生了……我猜我没有像我想的一样准备好。”

斯坦轻轻锤了他一下,“啊,真是的,天才。这不是什么大事,只是些酒。”

“我明白但我本该听说这事。即使你和我,我也不知道——最后生活在在离对方几英里远的地方。我只是……我想要知道你的生活发生了什么。尤其是发生了什么新的惊险的事情。”

“好吧,最开头——你和我绝对不会住在离对方几英里远的地方。别讲疯话了。其次,没什么新的惊险的事情。就像我说的,它只是些酒。除此之外,你真的想要听我把这辈子吃的东西都吐出来的事?这就是我喝醉引起了什么。”

阿福惊慌地看着他,“你生病了?”

“对啊,”斯坦把尾音拉长,看着自己的牌,“我发誓畅快极了*。就像二十六个玉米热狗。”

“呃,恶心。”

“对。不怎么样。这可能是卡拉误入歧途的原因,我打赌嬉皮士不那样吐。我是说那就像一个大瀑布。”

“啊!闭嘴!”

“什么?为什么?你说你想听新的惊险的事情。这就是什么刺激的呕吐。”

“我讨厌你。”

“不不,你没有,”斯坦在放下牌时窃笑,“但鉴于我赢了,你随便吧。”

阿福看着牌挫败地叹气,把它们递给又赢了一局的斯坦,“那安吉怎么样?我想我们可以得出她不怎么好的结论。”

“是啊,我真的只是觉得我没和她去任何地方可能是个好事。我是说,我不知道最开始要和一个女孩做什么。”

斯坦皱眉,“究竟,怎么,回事?爸爸没和你进行性的谈话吗?”

阿福畏缩了一下,“很不幸。”

“对啊,他也进行了。几周睡不着。”

“这不是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当我说不知道和女孩做什么意思是……”阿福的脸烧了起来,“我——我甚至从没亲过一个女孩。”

斯坦停下了在桌上洗牌,看向他的兄弟,“等等……你从没亲过一个女孩?”

“没有过。”

“差不多,一直?”

“我说了‘从没’,斯坦利。怎么,你需要个助听器?”阿福恶狠狠地说,带着困窘激烈地继续,“我从没亲吻过女孩!我甚至不知道怎么做!对,我知道你有过!这就是另一个你做过但我没做的事情!你没有因为不告诉我而不安!我只是撞见了你和卡拉——”

“嗯,”斯坦飞快地打断,“不像你,我真的是个绅士,一个绅士不接吻也不嚼舌!”

“哦吼,你是个绅士?”阿福冷笑。

“对,而且如果你博学的话你就会知道门把上短袜的意思,不会在那一天乱闯。”

阿福停顿了一下,疑惑使怒火平息下来,“门把上的短袜?”

“我放了一只短袜在门把上,它意味着……意味着……”

阿福迅速地把它们拼凑了起来,“我想我知道了。”

两兄弟都移开了投向对方的目光,尴尬的空气在两人之间沉积。斯坦率先打破了沉默,“听着,我很难过你没有……啊……吻过任何人。”

“你不需要为此解释,”阿福轻声说,“你也不需要因为没有详细叙述你和卡拉的事道歉。老实说,大概我真不应该探究。”

在阿福和斯坦同时打破它前这儿有着一口袋躁动的沉默。阿福问,“你和她睡了吗?”同时斯坦说,“我会教你的。”

他们双双看向对方,因交织的话语而混乱。阿福第一个反应过来,“等等……你说什么?”

斯坦耸肩,“我会教你。”

“教我什么?”

“怎么接吻。”



------------------

THEN结束啦!手舞足蹈.jpg

评论 ( 4 )
热度 ( 1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