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凛-暂时不会更新

JOJO&YOI、学生狗、更新看心情……
一三五【可能】放出更新,翻译水平很不足!欢迎大家和我一起来翻译qwq
一般不回Fo,谢谢理解_(:3」∠)_

【授权翻译】This Divide Between You And I/你我之间的鸿沟 第三章3

文章说明(新入坑必看)【翻译说明】This Divide Between You And I/你我之间的鸿沟

Notes:

NOW部分也分成上、下 。
*欢迎给出建议!

感谢 @(mc^2)instein 的校对,谢谢他的鼓励!


现在

迪普和梅宝欢笑着绕着房子奔跑,用水枪互相射击。斯坦在屋里听到声响就出来查看,打算在躺椅上休息,结果却发现阿福已经在这里了。

他的兄弟躬身坐在那里,拿着日志潦草地涂写着什么。斯坦沉默地看着他。在最后一次互动后斯坦还是没有弄懂他们的位置。阿福说的某些进展,就如斯坦知道的那样,暗示着他有一些变得友善的可能。天知道那吻远超了友好,可他很确定他的兄弟将它视作错误。

这就是阿福,总是这样。斯坦就简单多得多。他们亲吻而他(作为其中一个)喜欢它也不为此感到羞耻。他从未因此感到羞耻。也许担忧,无法否认地胡乱,可羞耻不是与斯坦有联系的必需品。这主要是因为他彻底的拒绝。

他的足迹遍布全国,有时向外探索,他能毫不犹豫地说世界是一个丑陋的地方。丑恶至极,而如果你足够幸运就能从里面淘到些好东西,一些幸福,你的用双手紧抓着它并且死死的护着它。绝不要让它离开。而他绝不会让阿福远走,虽然他的兄弟期望着他的同意。

处于这种考虑他深深地、平稳地呼吸,坐在了他的兄弟身边。阿福什么也没说但他的手在书页上停滞了一会儿。斯坦看见他的喉结动了动,张开了嘴说了什么却又合上。然后他发现他对于说什么也毫无头绪。这有些好笑。他,斯坦利派恩斯,神秘先生,为说什么而困惑。

斯坦听见了独特的咔哒声,一抬头看见了苏斯站在他们面前举着他的手机。苏斯放下手机用力地拉正帽子,“我只是,拍一张松鼠的照片,不是你们两个老兄。”

“苏斯,你的手机拿反了。”斯坦咕哝说,苏斯看向手机,对,他只得到了他的T恤的照片。他皱着眉把手机转过来。拍照声再一次响起,镜头清楚地指向斯坦和阿福。苏斯咧着嘴,“对了!这是一张啄木鸟的好照片。”

“你说那是松鼠,苏斯。”

“啊?哦!”苏斯收好手机挠了挠后颈,“这就是我想说的,本来有只松鼠然后又落了只啄木鸟,所以我把它们都拍进去了而且这明显不是什么我想永远保存假装他们两个都是我爸爸的。”

斯坦的眉毛挑了起来,阿福没有从书中抬头,却做着同样的动作。苏斯的脸微微一红,“松鼠和啄木鸟,我是说。”

“苏斯,你就没什么别的要干的了吗?”

“我,啊,是的!你是对的,派恩斯先生!我听见厕所在召唤我了!”苏斯离开了,斯坦摇了摇头。他的目光再一次飞跃,落在了阿福的涂写上。注意到阿福用画代替了写,他清清嗓子思考着该说什么。他移得近了些,愉快地发现这描绘着孩子们。

细节非常感人,一页是迪普另一页是梅宝,而他们两个放在了中间。这很明显画着他们在干什么,水枪游戏一触即发,脸上满是欢乐。他看着小小的草稿和一边的想法。他只看见了在迪普小人的下面的笔记说着“希望他不会步我的后尘”就听见阿福问:“怎么了,斯坦?”

斯坦眨眨眼向上看。阿福没有看他,眼睛依然停在作品上来给梅宝的一只胳膊涂阴影,“我能感觉到你对着我呼吸。”

“呃,原谅我的呼吸,”斯坦咕哝而阿福摇摇头,“这不是我想要的,我不想引起战争。”

斯坦放松了些,“你确定?”

“我觉得我们都同意打得够多了。”

斯坦只是咕哝了一声,目光转回了孩子们。迪普弄得满脸是水,气急败坏地说着什么。梅宝大笑,而迪普略带大胆地瞥向阿福去看他是否注意。阿福两度对上了他的目光,看起来像两场无声的对话。迪普明显地呼气吸气,在把注意力转向梅宝前摇着他的头。

斯坦皱眉,“这又是关于什么?”

阿福深吸了一口气,眼神回到了他的作品上,“我们说好我应该坚守在地下室,但我想出来呼吸些新鲜空气。我发现孩子们在外面,迪普看见我他就问了些……问题。”

“对啊,那孩子是个行走的问号。”

阿福呼了口气,表情忧郁了起来,“对,我知道那感觉。但像我们谈过的,我不应该接近孩子们所以我……我需要让他保持距离。所以我告诉他我需要专注于研究。”

斯坦看看迪普又看看阿福。他觉得愧疚地刺痛轻微却显露了出来,阿福摇着头,“别担心。我尽可能温和地让他平静下来了。我还鼓励他去和姐姐玩。梅宝直觉很灵敏,她更想让他的弟弟把注意力转到我身上。”

“他们两个处得很好,太不正常了。”

“他们拥有彼此很好。”

我们拥有过彼此。我们可以再一次拥有彼此。斯坦差点说出口。阿福继续说着,“你对我说保持距离是对的,斯坦。我走的这条路……我应该独自走完。”

你不必这样,蠢货!斯坦差点对他咆哮但又一次,他保持了沉默。他知道阿福是对的,阿福一直纠缠在这些事上而他不应该干扰他不理解的力量。也许他应该放弃……

但斯坦清楚他永远也不会放弃。他很固执。这是典型的派恩斯家族特征,不论好坏。斯坦看向孩子们,看见梅宝把水枪丢在了一边,她冲向迪普玩笑般地用胳膊戳着他。她对他说了些什么而他点头。他们跑出了视线而阿福看着他们微微皱眉,从坐的地方起身。他瞧见自己的画,比起完成它,很明显他更期望看见这番景象。

-tbc-

评论 ( 5 )
热度 ( 1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