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凛-暂时不会更新

JOJO&YOI、学生狗、更新看心情……
一三五【可能】放出更新,翻译水平很不足!欢迎大家和我一起来翻译qwq
一般不回Fo,谢谢理解_(:3」∠)_

【授权翻译】This Divide Between You And I/你我之间的鸿沟 第三章4

文章说明(新入坑必看)【翻译说明】This Divide Between You And I/你我之间的鸿沟

Notes:

NOW部分完成!
*欢迎给出建议
感谢 @(mc^2)instein 的校对!

斯坦又看向了画,“我没发现你是个这么棒的画家。”

阿福审视着他,耸耸肩,“还凑合。”

“‘还凑合’,他这么说。你从来没见过我画什么东西吧?我甚至对付不了火柴人。”

“也许你需要一个山洞墙壁来做好练习。”阿福回应,依旧在日志上涂写,嘴角却有着可疑的抽动,就像他在竭力压下一个微笑。斯坦眯眼看他,“那又是个笑话?”

“可能是。”

“啊,从什么时候你开始尝试培养幽默感的?”

阿福又开始涂写了,低垂的目光紧随着缓慢移动的铅笔,“我也久经磨练了。”

斯坦觉得心沉了沉。他该说些什么?他舔舔嘴唇又挠挠脸,“你想聊聊这些吗?”

阿福摇头继续着绘画。气氛重新安静下来,斯坦注视着孩子们回来的身影。他们弄到了一满桶烟花,开始玩焰火。阿福定睛瞧着他们,用忧虑的目光看着木桶。他轻轻地对自己摇头,转回作品上。

斯坦清清嗓子,“呃,你知道,笑话更像是我的事。”

“对,我似乎记得你这么说过。”

“我只是随口一说,我们各有长处,我有幽默你有涂鸦。”

阿福对此皱眉,明显觉得把他的大作叫做“涂鸦”有些冒犯。而斯坦总会认错,说他有些激怒了他的兄弟。还会展现他不想引战的虔诚。显然他说话算话,因为阿福没有上钩。斯坦好像要因此给他些惩罚,“你想,你没事得画画我。”

阿福只是哼了一声,可斯坦紧追不放,“不,我认真的。画个我,阿福。就像画你曾画过的那些法国女孩。”

他模仿着性感的口吻,阿福停下来看他,他的表情清晰地说明斯坦说了什么顶顶怪异*的事情,“什么法国女孩?我不认识任何法国女孩。”

斯坦窃笑,用手掌轻轻打了下前额,“啊,放屁!不,这是——这来自一部电影。听着,梅宝让我们看了它。叫做泰坦尼克号。”

“好像是那艘船?”

“是关于那艘船的。”

“那……法国女人?”

“不如说,”斯坦的语气温暖,高兴于能够与他的兄弟有一场轻松的谈话。尽管只是关于一部电影,“那是个爱情故事,我们的小姑娘梅宝完全陷进去了,真是对男孩的疯狂啊*。至于我,我觉得它烧钱。我是说,真烧钱。那个戴价值百万项链的老女人就这么把项链扔进海里了,多浪费!”

阿福看起来彻底混乱了,“我有很多问题……这和泰坦尼克号的沉没有什么关系?什么项链?什么法国女人?这忠于史实吗?意义在于什——”

斯坦挥着手打断他,“听着,那不重要,好吧?我只是想开个傻乎乎的玩笑。听好了,电影主角是个艺术家,而他喜欢的女孩想让他像画过去那些裸体法国女人一样画她,结果她裸体了,而我也是。我是说——”

阿福睁大了眼,“你——你想让我画裸体的你?”

斯坦扯着衣领,热得难受,他觉得开始这样的话题蠢爆了,“不!我……也不是……”

阿福合上了书,看起来准备起身。斯坦伸手抓住了他的衣袖,“等等!等等,阿福……别走。拜托……”

“斯坦利,我不觉得……”

“我想继续和你说话,”斯坦恳求。对,他意识到了这语调。他在恳求。恳求他的兄弟呆在他身边。和他交流,再也不离开。阿福也一定意识到了,因为他放软了语气,回到了座位上。虽然把脸埋进了书中,但他不会走了,斯坦把这看作胜利。

阿福快速地翻书,迅速涂了什么。更让斯坦惊奇的是他把日志递了过来,不自然地笑起来,“给。看看吧。”

斯坦看着那一页上他兄弟画出来的抓,着古怪手杖的差劲线条画自己。紧挨着手杖他写道“法棍**”。斯坦哈哈大笑,感受到一串欢欣在体内奔跑。阿福局促地笑了,两人间珍贵的短暂时光多好啊。

所以就顺其自然毁灭了*。

是在梅宝和迪普点燃焰火的同时毁坏的。它本该是个无害的时刻。焰火高高飞向天空,炸成了明亮的黄色火花,响亮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突然的隆隆声使阿福跳下躺椅,日志掉到了一边。他翻滚躲避着,狂野地到处搜索。他摸向背后,在发现什么都没有时他惊慌地大叫,向四周扫视着。

他发现并捡起了一块硬石,把它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那时孩子们已在那里。梅宝和迪普都向后退缩,害怕着这个眼神正中跳动着怒火看向他们的的老人,他举起了石头。斯坦把阿福撞倒在地,两人滚作一团,饱含敌意地咒骂彼此。斯坦成功按住阿福,大力摇晃着他,“斯坦福!你在干什么?你没有理智了吗?!”

阿福抬头看向斯坦,斯坦能够看到他失焦的眼睛,就像他无法看见他。几乎就像是他不在这里。他依然紧握着石头,抓得如此用力使得关节泛出了白色,锯齿状的边缘卡进了皮肤。

然后阿福的头重重撞向了地面,发出巨大的声响。头盖骨的声音碰撞到地面,让人难受。斯坦惊慌地喊叫,混杂了痛苦,就像他也切身体会到了。他托起他兄弟的头,确保他不会再做这样的事。阿福双眼紧闭,呼吸失常,斯坦支撑着他,低语着他的名字。

阿福的眼睛缓缓睁开,看向了斯坦。他的眼神不再失焦,可眼睛中充满了巨大的羞辱。他咽下唾沫扔下了石头,手掌流着血。他轻柔地用自己的手盖住斯坦的,小心的移开它们。他坐起来看向迪普和梅宝,他们紧贴着彼此,目瞪口呆。

阿福的声音嘶哑,眼神下坠,“我很抱歉。”

他站起来,说话时没有看向任何人,“我可能**。”

他如幽灵一般安静地消失。斯坦注视着他离开,思索着他的话直到思维咔哒一声。

你没有理智了吗?!

我可能。

Notes:

1**原文 baguette,即法式长棍面包。

2**原文 I might be.

评论 ( 4 )
热度 ( 1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