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凛-暂时不会更新

JOJO&YOI、学生狗、更新看心情……
一三五【可能】放出更新,翻译水平很不足!欢迎大家和我一起来翻译qwq
一般不回Fo,谢谢理解_(:3」∠)_

【授权翻译】This Divide Between You And I/你我之间的鸿沟 第四章1

文章说明(新入坑必看)【翻译说明】This Divide Between You And I/你我之间的鸿沟

Notes:

*欢迎给出建议

感谢 @(mc^2)instein 的校对!


曾经


阿福眨眼,“我知道该怎么做,斯坦。从逻辑上讲。你不必告诉我——”

“我不是建议说我会讲给你。”斯坦听见他自己这样说,可他无法相信。他本没有可能将它大声说出。但他知道他这么做了。他知道他刚刚说了什么,他是怎么要主动教阿福亲吻。

阿福,依然呆若木鸡,迅速眨着眼睛。很明显他那机灵的脑袋瓜完全理解不了斯坦说了什么,换个情况斯坦会自鸣得意。毕竟阿福被难倒可不常见。通常斯坦牢牢掌握着话语权*,可他自己也同样困惑不解。他把握不了该怎么开口讲点疯狂至极的东西。

很明显他一开始就不能停下,话语脱离理智,“这不是什么大事,斯坦福。”

“不——?”阿福的脸扭曲了好几次,就像他在与要说的话角着力,“斯坦利,我可能……曲解你的意思了?”

“还能有什么曲解?你从没接过吻;我教你如何接吻。这没什么神秘的。”斯坦不得不说,他陶醉着他说得多么酷炫简洁。就像他从没请缨去征服过社会禁忌*。斯坦福是他的兄弟可又超越其上,他的双子星。他们被血缘紧系,他只是坚持把接吻淡化成握手一样平常的动作。

他们有足够多的问题在身边环绕而他就是,主动地将他的嘴唇压在阿福嘴上。出于这个想法他盯着阿福的嘴唇,感知着他升温的脸。这温度不全是恼火。这有些……激动?他明白他绝不该这样想可还这么做了,而且没有人会说斯坦利 派恩斯是一个意志不坚定的人。曾经他下定决心做什么就会坚持到底。不论多疯狂,他的心中都会抱着这想法不断奔跑。“来吧,阿福。没人会知道的。除此之外,我们做了很多更糟的事。”

阿福大声嘲笑,“比如说?”

斯坦绞尽脑汁,打了个响指,“记不记得我们六岁的时候我们说服了戴夫 齐默尔曼他得了某种潜伏的流感,治愈他的唯一方法就是把头埋进马桶里洗三次?”

“那个——你觉得那玩意儿比这个还糟糕?

“对,我们完全搞定了那家伙。活该我们被老妈关禁闭。那也不算糟……很不可思议吧,但还好啦。

“你怎么教我去接吻?我们是兄弟,斯坦利!我们彼此相连!这恶心透了!”

“啊,行吧!太感谢了!”斯坦抱怨,“现在我知道你的真实感受了!冲我的自大开枪精妙极了!”

“你的……啥?”阿福捕捉到了它。

斯坦猛然继续,“你说我恶心!这一点也不酷!不像什么,‘你糟透了因为你能一口气背出字母表’而是‘恶,你恶心死了我不该亲你’。”

“斯坦利,我们是双子。我们几乎有着同一张脸!”

“所以?”

“所以?!所以,你在说我不愿意吻你是因为我没发现你的魅力?”

他揉搓着脸,“对,你菜得出奇。我是说,我知道我有些粉刺……”

“我不菜,斯坦利!这跟你的脸一点关系也没有,只与我们是家人有关。我绝不与你联系接吻!”

“我不明白为什么。对,我们是家人对啊,我们是兄弟可就像我说的,没人会知道。这只是我在帮你。这不是什么我在建议我们结婚或者跳桥还是别的玩意儿。生活没有变。这只是个吻。除了这个,你说我们该共同做些重要的事。吻很重要,特别是你的初吻。”

阿福激烈地把手指戳向着他的方向,“好,好,你会明白的——等着——我有个做不到的好理由!我不会把初吻落到万里挑一的兄弟身上!”

“呃,这不会是你真正的初吻的。再说一遍,这是练习。”

阿福只是深深的叹息,翻起了白眼*,而斯坦发现他开始对逗弄他感到有趣。他决定再煽动他一下,“那是因为我是个男人?”

阿福的眼神移回来时像是受了重击,“什么?”

“我是个男人,你也是……有些人——”

“不!”阿福大骂,“我不关心你是男人!对,我之前从来没考虑过亲吻一个男人可那不意味着……我绝不……啊!你没可能!”

“多谢!”斯坦咯咯笑着而阿福发泄了怒火,也微微笑了一下,“好吧,那么——你不是认真的吧?你只是在逗我吧?”

斯坦仔细想了想。现在他干得很漂亮,他完全可以说自己在开玩笑。他可以收回不是什么大事的言论。可他真的不想走了那么远结果掉进兔子洞。他抓起另一罐啤酒扔向兄弟,“给,喝了它。它会让你放松。”

阿福看他,“我从来没做到最后一步*。”

“太好了!做到之后就可以喝第三罐了。”

“什么?”

“我给你说过了,把禁忌丢到一边。”

阿福把第三罐啤酒放到一边拿起了第二罐。半满的罐子静止着,因疯狂的争执他的嘴唇变干了,他喝下一小口,“你要借助酒精纠缠我?”

“对啊,啤酒是诱惑的美人。在卡拉那也是。现在喝吧,喝吧,喝吧!”斯坦边唱边舞动着两只拳头,时刻确保着阿福把这看做笑话。他的双子在兄弟的邀请下渐渐放松,做了个鬼脸喝尽了它,把手伸向了下一罐。

阿福沉浸在畅饮中带来了暂时的安静,而阿福决定坦白,“郑重声明一下,我的出价可是算数的。”

“出价?”

“教你接吻。”

“你……你是认真的?”

“我确实不相信人们说你是天才,”斯坦坐下时露齿笑了起来,锤向兄弟的肩膀,“对,斯坦福,我是认真的。”

阿福的脸又一次激动了起来而斯坦知道这可能是自恋的顶点,毕竟阿福的脸与他与此相似可是——该死的,他的兄弟真他妈的可爱。阿福的眼睛有些呆滞,终于酒精帮助他的思维转动起来。他不安地移动,挠着后脑勺,“斯坦利……这没意思。”

“我没说它有。”

“我——我不会吻你。”

“好吧,那么,慢慢来,科学先生。首先,你说这不是因为我是一个男人——所以,没什么障碍吧。其次,你不是厌烦了我的脸——你没有说我是你见过的最有魅力的人,但我老实地认为,这是个假设,你就是不想承认。而且,又不会流传,最后——你反对我们是家人这一点。我不能否认——我们是家人,我们是兄弟,双子星,血亲,这全是废话,垃圾,狗屁,但我会用事实击败你,那才更有力。”

阿福的头转回来,“怎么做?”

“嗯,我们都见过彼此最狼狈的状态了。如果体液交换让你这么担心,热吻就是我们会做的最糟的事。我是说,我们流着一样的血,有次在摩天轮上的时候你完全吐在我身上了,你还尿在我身上——”

他的兄弟开始疯狂地挥手打断他,“哇,哇,!那是吐在身上,在摩天轮项目之后,因为你吞了三杯奶昔,两个热狗,一包薯条,一堆棉花糖!就像那啥玩——意——儿的事故,我三岁大时弄湿了床!那是个意外!”

“总是,你有理。唾骂在我们之间真他妈的废物。”斯坦不得不承认他洋洋得意,他使这些听起来证据确凿,他完全说服了自己这不是坏主意。他只是不断施压,就像计算着触地球的得分*,“除此之外,你确实热爱着科学实验还有什么别的垃圾。就这么想,就是一场实验。把自己从事实分离,整体地分析它。”

“你说‘分析’?”

“嘿,你不是唯一一个知道牛逼单词的,聪明蛋。”

阿福看起来迷失在了思考中。斯坦不敢说他逼近胜利,他不知道为什么赢下这个对他如此重要,但就是重要。他喜欢在某方面赢过超级成功的兄弟姐妹的想法,尽管这是什么他最不该要的奖项。

总而言之。

对,是,他真的,确实,肯定地不该让他的兄弟现在就吻他?他确实不该让他的兄弟与他热吻。他开始明白自己落入了阿福的陷阱,想得太过结果把自己推了出去,他发起了牢骚,“也许这只是你害怕。”

“害怕?”阿福听到那个单词后的声音炸开了,斯坦止不住那个使他的脸近于痛苦的微笑。他的兄弟确实可爱,“哦,是啊!我现在可明白了。你害怕了。那真酷,伙计。我懂,人们总是害怕。不是我,你明白,是某些人——比如你——聪明家伙,在新事物面前石化,完全变怂,我倒想知道你想怎么当上科学家或是探险家,或者你只在不能脱险的时候男人一!**”

话语变为了怪异的声音,只因阿福的嘴唇阻断了斯坦的演讲,阿福向前扑去,闪电一般——就像嘴唇接触一样快。毫无防备地,双子的牙齿撞在了一起,阿福的上唇还擦过了斯坦的鼻尖。这不是什么,从各种意义上来说,一个美好的吻。

这尬极了又糟透了,阿福确实想要用他的舌头可不知道方法,结果他只是舔了斯坦一下。阿福猛地把他拉到一边,面对着如此火热的场景束手无策。斯坦,对他来说,这完全把他搞迷糊了,而且被阿福撞击的门牙还在疼。他的鼻子也很不适,他只能匆忙说出涌入脑海的第一句话,“伙计,这糟透了!”

阿福的整张脸看起来像凋零的花儿一样,看见这个场景使斯坦觉得有人把尖利的匕首扎入了他的胸膛。他开始像机关枪一样,“还不错的!毕竟我还没准备好!你也是!你只是不该这样跳近某人,斯坦福。特别是我还在说话。我知道这可能在电影里看起来更浪漫,可大多数突然的吻都不咋地。大多数都狼狈告终。”

阿福在一个个单词说出来时的表情看起来更悲惨了,斯坦怀疑他就要溺死,“我们不把那个计进去!那是个小挫折,老六!不是你的初吻,对吧?”

阿福没有看他,他只是尝试封锁自己使得斯坦无法接近。他轻柔地凑近,把一只手放到了他的肩上,“听着,别现在就放弃!除了这个,记得我们说过什么吗?这只是个练习!什么都代表不了!第一次做试验总不顺利,对吧?甚至爱因斯坦在发明灯泡的时候也有失误!”

他的兄弟的嘴唇抽搐了一下,流出了些痛苦,“爱因斯坦没有发明灯泡,斯坦利。那是爱迪生。”

“看,这就是你!我也会犯错!事情就是这样。来吧,阿福,让我教你。再试一次。我们一起。”

他的兄弟,摆弄起了那罐啤酒,再把它放到一边前又痛饮一口*。阿福勉强地点点头,斯坦微笑着凑近,“好样的,那么——我是老师,你是学生。按我说的做,好吧?”

另一个脆弱的脑袋颤了一下,于是他继续,“接吻超级简单,但有数不清的接吻方式,我们从基本的来。我会吻你,好吧?而你,坐在这里。”

斯坦放松身体向前可他的兄弟,那个至今都在躲避他的人,看向他的脸。这拖住了斯坦利,因为他从未如此凑近他兄弟的脸。如此地接近使他注意到了从未关心过的事情,他兄弟的眼中有着小小的金色光点,脸颊上几乎看不见的痣和雀斑。而睫毛——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兄弟有着棒呆了的长睫毛。

卡拉的睫毛比不上这些柔软,乌黑的小扇子,焦虑摆动着如同美丽的羽翼一般。斯坦舔舔嘴唇,感觉心乘了电梯一般在体内上上下下。斯坦低语,“闭上眼。”

阿福顺从地做了。斯坦觉得他就要把自己的舌头吞下去了。他的兄弟坐在那里,闭着眼,看起来如此轻信又无知……

斯坦眯起了眼睛,留了丝缝隙。他在闭眼时靠近计划实施着。这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因为他无法想象怎么在睁眼的情况下吻他的双子*。可如今在这关头他的潜意识渴望着见证这一幕。他偏过头蹭过兄弟的唇。

阿福的嘴唇在饮过酒后依然有些湿润,它比斯坦想象中的男人的嘴唇要柔软。斯坦的嘴唇移动,温柔地紧贴着阿福的。他在这里逗留,重复着动作。轻轻的吻声使他的耳朵瘙痒,他转头,一个颤抖的微不可见的声音发出,他几乎辨认不出它属于自己,“很棒,看吧……这就是简单的吻。”

他得到了一个隆隆的抱怨声,立刻就使叫做“性感”的单词如同霓虹灯一样在脑海中闪过。他的嗓子紧缩,可他竭力控制着,“现在我会给你展示……你懂,一个不一样的吻。只要……稍微张开你的嘴……”

斯坦觉得他的心脏痛楚地剧烈撞击着肋骨,在阿福的睫毛拍打、嘴唇微微张开的时候。斯坦主动伸手扳过他的脸,指尖隐入浓密的头发,就像他珍视这头颅一般;他们的嘴唇好似化为了一条线,在轻柔地进入前他的舌头描绘着唇瓣的形状。

他顺着阿福僵硬的舌头轻舔,温柔地哄骗着,引导着它。他在他的牙旁转圈,又沿着脸颊内探险,这没有起效于是又来了一次。依然毫无回复。斯坦稍稍撤退,空间足以呼吸,“回吻我。”

“吻——?”

“用你的舌头碰我的。”

阿福出口的叹息如同斯坦的要求一样充满兽欲。他的舌头与斯坦纠缠,现在斯坦可以品尝到味道。阿福尝起来就像啤酒还是什么东西——某种像咖啡又甜蜜的东西*,使得斯坦的思绪与它搏斗。他努力思考着他的兄弟最后吃了什么还有他内在是什么样,斯坦相当确信他们再继续这个吻,他的脑子就要炸了。

斯坦抽身,谨慎地措辞,“对……那么,我吻过你了。现在你吻了我。”

“我,”阿福睁大了眼,稚气一扫而空,鼓起的脸颊变成了粉色,“我做到了。”

“不,我是说,这次你挑起来了。你开启了吻——”最后的单词勉强出口阿福就扑了过来,又吻住了他。他陷入了思考*,最开始他想起突然的吻总不奏效。阿福——总是最棒的——这次逮住了机会。阿福的身体更近了。斯坦开始僵硬又清楚地意识到他错得离谱。

他说着不会改变人生。

可它变了。

变了。


Notes:

**原文"...you can't evmmmpf!"实在弄不明白……这里根据 @Just Laughing 的建议进行了改动。

THEN完成了,NOW本来是今天也能完成,明天有事情,结果今天又得忙……只好后延,对不起大家。

这次翻完我自己都不想看,觉得好古怪啊……


评论 ( 8 )
热度 ( 19 )
  1. kr.徐凛-暂时不会更新 转载了此文字
    😭😭😭太棒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