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凛-暂时不会更新

JOJO&YOI、学生狗、更新看心情……
一三五【可能】放出更新,翻译水平很不足!欢迎大家和我一起来翻译qwq
一般不回Fo,谢谢理解_(:3」∠)_

【授权翻译】This Divide Between You And I/你我之间的鸿沟 第五章3

文章说明(新入坑必看)【翻译说明】This Divide Between You And I/你我之间的鸿沟

Notes:

*欢迎给出建议

现在

好了,事实摆在这里了:斯坦不复年轻。

他不去深思这件事——老实说,内心他依旧觉得自己二十出头。但当他清晨醒来时,骨头的疼痛和助听器都在等候着他,让他一遍遍记住青春已逝。他深陷于黄金岁月,又清晰地意识到它们金光已散。

它们令人……精疲力尽。还唤不起心中的热情。就像他说的,唯一留下的美好就是你达到了不去管所有屁事的境界。为什么该是你?你不留恋这个世界,对么?为什么要担心和忧虑于不知何时等候在拐角的死神。是啊,他不觉得死神在等他,凭心说,他十分确定他多得了美好的几年,但他也不打算向自己撒谎。

万事万物都有自己的季节,或是别的啥啥。他不打算老在这世界上露面。所以,带着脑海中这一想法他有了明确的结论。他想要他的兄弟。他从各个方面都想要他。这意味着他得成熟点。这个念头让他厌恶得作呕,可还能怎样?他不得不和阿福聊聊,无论要面对什么。

难点在于时机。什么时候适合引发这定时炸弹般的谈话?一场伴随着大段激烈争吵,破碎感情还有愚蠢的让他只想逃避的谈话。呸,情感。它们差劲无比。他情愿去做任何事。他宁可在监狱里拜访吉迪恩。宁可看啤酒杯跳踢踏舞*。可他知道这是他要做的,不得不做。

最后一次与他的兄弟进行谈话是在一周之前,那时他领他去吃晚餐,监督他睡觉。他绝不能忘记他的双子看起来多像瘾君子,多么枯槁。阿福很明显内化了众多旅途见闻,而你不必去成一个知道烂事的天才。当斯坦说他会在睡觉时守着他时,阿福砸到了床上,像灯熄灭了一般。

斯坦留了几个小时,事实上他不得不上楼去看看孩子们。当他回到阿福身边时他仍在沉睡。很明显他需要睡眠,这工作被他做得一塌糊涂。所以斯坦偶尔往返,只是检查一下。阿福醒来的时候健康多了,眼袋都消了些——恢复了些血色。他应该上楼去和家人享用晚饭,但他反常地沉默。

后来那件桌游的烂事发生了,这之后斯坦明白了,阿福和迪普之间有着血缘联系下的疯狂,斯坦在心中找不到分离它们的方法。毕竟,他只能承认自己不善接受迪普不同于胞姐。梅宝只是……更随性,更热情。她活力满满像颗蜜糖,留给他不少回忆,她的个性能把皮肤涨破。

迪普更深思熟虑,安静但对狂野的事物迸发着激情。比如鬼魂,地精还有宇宙的奥秘。就像阿福一样。孩子们刚刚到达这里的时候,当他刚开始了解他们的时候,围着迪普转几乎成了为重要的事情。为了围着某个让他想起世上最思念的家伙的人。

特别是他终于学会放手的时候。那已是三十年了。三十年。他没能再接近其他日志,开启传送门。梅宝给他造了个蜡像,当它“死去”的时候,几乎成了一个预兆。这就像宇宙在告诉他放弃。去开始新生。他试了又试。他真的尝试了。看在他妈的份上他甚至搞了个葬礼。一个给长得像他的蜡像的葬礼,又因为阿福长得像他天哪,在反思中它如此愚蠢可就是这样。

之后迪普透露他有第三本日志而吉迪恩有第二本,这让事情进入了正轨。他比以往更努力地钻研弄开传送门找回阿福的办法。如今他就在这里,可斯坦知道他们得熬过所有的废话。如果没有任何奖赏他的勤劳工作又意义何在?

除此之外,孩子们不会终日在此游荡。夏日越来越短。他们很快将会离开而他会孤身一人。甚至阿福告诉他想要关掉小屋之后,哈是啊,他们仍有话题可聊,因为斯坦起初的默许,或是那是他妈的漫长一天,他没有真正急切地去好好想想。

可现在他对这个话题有话可讲,对他也这么干了。就像他有些想要和需要讲的话。如果他像父亲一样固执死板就真该死。阿福说他们相似的时候就够糟了,他不想成为他,他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他也不会让阿福那么做,自傲该被定罪。

虽然正事要紧,但是斯坦还是找到了迪普。孩子们坐在扶手椅上,读着那种阿福会大加赞扬的,标题无趣得像硬纸箱一样的书。“路径积分和量子异常**”。哇哦。谁会想读那种玩意儿?显然是迪普了,鼻子灵敏得像糖果店里的孩子。斯坦清清嗓子,“迪普,你有空吗?”

迪普把书放低,“当然,斯坦叔公。怎么了?”

“我,呃,只是好奇……你和我兄弟接触多久了?”

迪普的眼睛几乎闪着光,“太棒啦!我学到了很多东西!你知道eyebat(眼蝙蝠)是一大支变异的哺乳动物家族吗?它们还有松鼠鼻*。而且它们实际上——”

斯坦挥手打断了他,“那很棒,孩子,可我想问的使他有没有说过他去过哪里。”

迪普看起来不太自然,“哦,嗯,好吧,”他挠了挠后脑勺,“你——你不该亲自去问他吗?”

“相信我,我试过了,迪普。”斯坦把身子降低到他的高度,“我不是在强迫你做什么。我不希望你背叛叔公的信任。但我……很担心他。就是这样。我需要些你的观点。”

迪普睁大了双眼,斯坦可以肯定他被奉承得结巴了,“真——真——真的吗?”

斯坦点头后迪普坐了下来,在冥思中咬着下唇,“嗯,我是说,他很酷。酷爆了。也很聪明。还很牛逼。我特别想多和他呆在一起。我们有很多相似之处可他……”

迪普降低了音量,看起来不想再继续。斯坦温和地催促他,“接着说吧。”

“他相不中我,”停顿后他的声音变得更小了,“就像某些人。”

斯坦皱眉,他对过去的挑剔感到愧疚。他很清楚迪普在说谁。他想要辩解但是不知怎么做,所以他只得重重地呼吸,“还有别的吗?”

“他,”迪普欲言又止,眼神游移。他清晰地考虑着接下来说什么。最后他说,“他没说很多他去过哪里,或者做过什么。而且……事实上,我想哪怕他告诉我了我也不会转告你,我——我真的觉得这是你该直接问他的事情。”

斯坦点头,“我明白了。”

这个答案带来了了然的欢愉,迪普的头更低了些,轻声说,“不过……他确实提过多重宇宙。”

“多重宇宙?”

迪普点头,“对,所以我想他穿过传送门到达一个维度后又移去了其他的?听起来像是这样而且它……好像没能伤到他,如果你担心这个的话。”

斯坦轻轻点头,“对,对。我可能吧。”

迪普的嘴唇扭曲了一些,“嘿,我明白的。这很……古怪。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我们身上,我也会以同样的方式去想梅宝。兄弟姐妹,我说的对吧?”

斯坦咧嘴一笑,“说的没错。”

 

-TBC-

Notes:

**《路径积分和量子异常(Path Integrals and Quantum Anomalies)》这本书是真实存在的,作者是Kazuo Fujikawa(藤川和男)和Hiroshi Suzuki(鈴木弘)。书名怎么翻译我也不清楚。另外这本书并没有引进。


评论
热度 ( 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