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凛-迁至ao3

lofter账号不要了,我不会绑定手机的。翻译/写文会继续,麻烦大家盯紧ao3,我会时不时冒泡。

© 徐凛-迁至ao3
Powered by LOFTER

插曲

祝我朋友生日快乐!
混合同人,不了解不影响阅读。
很ooc,真的很ooc!

这本该是迦勒底平静的一天的,突如其来的特异点警报把它毁掉了。
库丘林对于这一临时任务的接受很平静。他这一年都在奔波中度过,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加班而已。在迦勒底的每一天他都在学习新的事物。用他的技能来交换来的似乎是新的人生,他眼中的世界一变又变,在他的心中流动起来。
我们分头行动。御主说,对方在19世纪的华盛顿,随时都会移动。罗马尼会联系你的,放心。
华盛顿,那是他从没去过的地方。他看着地图,心中有了几分好奇。医生扔来了几份资料就不见踪影,估计是指望不上了。
***
华盛顿,繁华的大都市。金钱的气息四处飞散,每个穷光蛋都能在空气中看见它们的魅影。盛装打扮的小姐们眼神飘忽,要将自己的生命托付给有着璀璨未来的年轻人。这城市中涌动的人潮驱散了换季的寒冷,只要你不去看那群在陌生国度劳作的身影。
世界总是要进化的,他们在反对奴隶制,要将他们从这牢笼枷锁中释放。追踪着地图上的身影,库丘林看见一个演讲的女人,身边聚集了几个好奇的绅士。她坚定的声音撕破了冬日寒冷的空气。她激动而克制,微微颤抖的手杖在下一秒就好像要敲打不屑的人。
“......我们反对奴隶制。一个自由的国度不能容忍......”她说。
库丘林试图对上她的目光。她白色飞边的帽子和她裙子上突兀的折痕丝毫不影响她凛冽的气质。终于那女人注意到了他,冷淡地向他点头。
她把我当成一个反对者了......也许在未来我们会成为对手。库丘林想。
地图上发出响声,目标又在移动了。确认好方位,他赶了上去。
对方移动向了一个孤儿院。医生的声音突兀地响起,“终于联系上你了,我看看,你要去的地方是美国第一个孤儿院,要带上敬意呦~”
“就没点有用的信息吗?”库丘林压低声音,“还有你,声音小点。”
“哦,这次异常是人为引起的。他(她)使得这一时代的英灵现身了。”
“我又不了解美国历史,我大概要对付谁?”
“谁知道呢,没准儿是美国国父吧,华盛顿之类的?”
“......可是这时候他还还没死啊。”马修叹气的声音传来。医生惊了一下,“你竟然没去吗?”
“都说好我要打扫了,要过元旦了啊。倒是你,在这里......”
库丘林掐断了连接。
艹。

循着地图上的线索,他看到对方离开了孤儿院。太好了,他可不擅长对付小孩子。库丘林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看见地图上的光点消失了。
你得做个抉择。库丘林对自己说。是凭借灵感追下去,还是等罗马尼那个不太靠谱的家伙?这问题根本不用回答,他立刻就折身返回了。
对方有备而来,既然能切断链接,为什么不早点使用?可能只是不想与他起冲突吧。这个问题有千百种解法,库丘林选了最合他心意的那一个。奔跑的他引起了别人的注意,而别人也在带给他吃惊。他们不是黑白照片,就像他一样,都不是冷冰冰的文字。
穿过街头巷尾,库丘林敏锐的嗅觉帮助了他。那演讲的女人的身影浮现在他的眼前,他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了。
路并不远,库丘林一眼就认出了那个与众不同的家伙。他个子不高,躲在了一个不易被发现的角落,正抬头看向那个演讲的女人。从这里看过去,她显得有些衰老。
“那我们爽快一些吧。”他说,“你用你的枪,我用我的。”
库丘林愣了一下,“我可不会用枪。”
“那真遗憾。”他说。
“我一直都想见见她,今天终于有了机会......”
枪声突然响起。
“不好意思啦!”少女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怕你暴露我,所以没告诉你~”
库丘林没抬头,他知道是杰克。他走向那到倒地的男人,“有什么遗言吗?”他问。
“告诉你又有什么用呢,她听不到了。”对方回答,“我这么死过一次,这也许是最适合我的死法吧。”
“诶,那边要建纪念碑了。”杰克说在上面自顾自地喊,“我们快点回去吧,他们应该布置好了。御主正在赶过来,这家伙有人帮他,把我们绕得团团转。”
英灵在慢慢消失,他听见纪念碑的时候微笑了一下。
库丘林看着他,“按我们的时间来算,祝你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他说。

评论
热度 ( 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