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凛-迁至ao3

lofter账号不要了,我不会绑定手机的。翻译/写文会继续,麻烦大家盯紧ao3,我会时不时冒泡。

© 徐凛-迁至ao3
Powered by LOFTER

【SBR】边沿(上)

分级 E
配对 杰洛/乔尼 斜线无意义

那是一辆新车,彻头彻尾的新车。流畅的黑色似乎一气呵成,带着凌厉的张扬。
“你从哪里搞来的?”乔尼•乔斯达怀疑地问。“我的工可不是白打的。”杰洛•齐贝林的语气有一点不屑。
乔尼看着他室友笔直的身影,他的身影在强烈的阳光下模糊不清。那车在他的身旁显得有点娇小。
“我管这辆黑斑羚叫女武神。”杰洛爱惜地抚摸着它的脊背,“我们会是好搭档的。”
“不过,”他话锋一转,“你在屋里待了多少天了?休学也不至于这样,见见阳光嘛,乔尼。”他的睫毛低垂下去,顺着那方向,乔尼看见了自己的双腿。拐杖斜倚在一旁,似乎在替他演讲他的痛苦。
“我很好,”他说,“只是车祸骨折而已,我没事的。”
你明明有事。杰洛在心里说。凭借网络你可以继续学习,几个月了你什么也没干。你总是坐在窗边发呆,画画飞鸟。
空气阻塞在这房间里。墙上还贴着赛马的海报。它曾是多么辉煌,如今却淡出了人们的视线,成了上流人物的珍馐。
“把它当成赛马吧。”杰洛正了正帽子,“咱们两个别傻站在这里了,你想晒死吗?”
乔尼靠在窗口的身躯似乎颤抖了一下。那身白衣白帽似乎和墙壁混成了一体。他的嘴唇张开又合上,最后一个字也没漏出来。他勉强靠着拐杖站了起来,赤裸的脚踩在了地板上。
杰洛叹了口气,交叠的胳膊离开了车顶,去搀扶他的朋友。

车在路上飞驰时,乔尼摘下了帽子。他的金发在风中飞舞,蓝眼珠消融进了天幕尽头。
“别把头伸出去,要不然我关车窗了。”杰洛伸手拽了拽他的衣领,“白痴吗?”
乔尼顺从地把头抵在旁边。他好像又迅速陷入了疲惫的状态。杰洛小心地瞄了一眼他和他的腿,包裹在深蓝色牛仔裤下的躯体消瘦得让他有点心疼。杰洛引开目光,脸上没什么表情。
“我们去哪?”乔尼低声问。
“我说了几遍了?”杰洛的声音有点无奈,“我们常去的老地方。”
“那会很美的,在这个季节……”他喃喃自语,过了几秒,又漫不经心地说,“嗯,你带酒了吗?”
杰洛的眉毛扭到了一起,“在后备箱里,但你想都别想。”
开玩笑吧,上次乔尼发酒疯非要给他梳辫子。这次再胡来岂不是要摔了自己的腿或者剃秃他的头发?他辛辛苦苦留的长发,怎么能死于非命。
乔尼似乎猜到了他的想法。他的手伸了过来,指尖在发梢划过,“我真的认为你梳马尾很好看。”
“放屁,别想对我的头发下手,”杰洛威胁着,伸着胳膊想阻挡他,“快放手,我没心情看路了——”
“其实丸子头也不错。”乔尼有些遗憾地收手,“还要多久?这里又不限速,你开快点。”
“最近限速了。因为车祸,那孩子丢了性命。”杰洛说完又觉得不妥,他干脆打开了车上的电台,嘈杂的音乐声冲淡了乔尼略微惊讶的表情。
Shine on you crazy diamond
You were caught on the cross fire
Of childhood and stardom
Blown on the steel breeze.
杰洛意识到了自己的慌乱失措,他急忙又把电台关上。
“你怎么会突然听歌呢,你从来不听歌的。”乔尼盯着他同伴的脸,寻找着端倪。杰洛瞥到了他的目光,感到心烦意乱,“无聊呗。”
乔尼愣了一下,他突然想起站在他房门口讲笑话的身影。可惜那是痛苦快要把他击垮,他糊弄着同伴的好意,指望着一切过去。
原来他们两个都在大学时没有这些问题。他们两个租住的公寓离学校很近,白天再怎么忙,晚上总是能碰头的——除非打夜工。特别是他们两个都是医科生,结伴上课总是可以的。他们两个形影不离,对彼此的了解不断增长。杰洛还自豪想要地把乔尼介绍给他的朋友,乔尼磨不过他,只得勉强答应。
后来……后来他出了车祸。人际交往又成了浮云,他也退回了新生的状态。这种可憎的心态把两人越推越远,把事情推回了原点。
乔尼掏出手机,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良久他叹了口气,把镜头对准了窗外。
“这种速度照片会糊掉的。”杰洛说。这是他们驶离了限速路段,窗外的风景连成了一道绿线。
“好吧,”乔尼抱怨,“那我拍你。”
还不等杰洛反抗,几张照片齐刷刷地出现在了乔尼的手机上。杰洛无言地瞥了他几眼,默默地咽下了这口气。
杰洛大概不懂。乔尼翻看着照片。朋友的棕发泛着金光,漂亮的紫色眼睛赏心悦目。这里大概是不允许开车的吧,也许他们还没到入口就会被赶出来。他懒懒地想。

tbc

评论
热度 ( 1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