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凛-迁至ao3

lofter账号不要了,我不会绑定手机的。翻译/写文会继续,麻烦大家盯紧ao3,我会时不时冒泡。

© 徐凛-迁至ao3
Powered by LOFTER

【授权翻译】This Divide Between You And I/你我之间的鸿沟 第六章2

文章说明(新入坑必看)【翻译说明】This Divide Between You And I/你我之间的鸿沟

Notes:

*欢迎给出建议


“给我个机会,只要今晚,”斯坦把阿福的一只手握在手中,“拜托,阿福。就一晚。探索的一晚。我们计划要当宝藏猎手的,对吧?嗯,我们可以一起寻宝,那么——”

阿福发出一阵歇斯底里的笑声,“天啊,这太俗了!”

斯坦挑挑眉毛,“可是能诱惑人吧?”

“切。才没!”阿福这样说着却微红了脸,斯坦明白他做到了。对,说起来很傻,可是在阿福的科学与才智下藏着抹不掉的浪漫。斯坦认定了这一点。这也确实是他们分享过的秘密。

有一次斯坦下了拳击课回家早了,发现阿福正埋头看妈妈的言情小说。他记不清书名了——“欲望之囚”之类的。不管怎样阿福从书中抬头,整个人瞠目结舌,坚持说什么他需要从功课中休息一下和他根本就不是廉价言情爱好者。这声明漏洞百出,有次斯坦还发现妈妈的书留在阿福的那半房间里。但谁让他是个好兄弟呢,他保证闭嘴并且不使劲笑他。

“一个晚上,阿福。”

阿福调了调坐姿。斯坦在为自己至今成功做过的坏事而兴奋着。他不常说服兄弟按他的想法来,甚至没彻底赢过,可今夜他连胜两局。至少他很确定他离成功就一步。阿福现在那副表情表明了他正挪向斯坦一侧*。

“你保证就一晚?”阿福问,嗓音轻轻的,近乎羞怯。斯坦耗尽全力才没伸出双臂庆祝胜利。

“对,老六。就一夜。”

阿福咬咬嘴唇,上下唇如他所料分开时斯坦又有了新点子,“那这怎么样,我们玩扮演游戏吧。”

对方挑起了眉*,“扮演?斯坦利,我们可不是六岁小孩了。”

“嘿,你别玩六岁扮演游戏!我是说,想想你那些土老帽游戏吧。你知道的;一群老抓着坐标纸的零分狂和纸塔迷*。”

“我想你指的是D和D还有D(注:龙与地下城)。”

斯坦轻蔑地挥手,“管他呢,你想,你在里面扮演角色,对吧?”

“呃,也不全是。你可以看你的人物卡——”

阿福的讲解被斯坦大大的哈欠和乱转的眼睛打断了,“我的神呐,我都不该提这事!听着,忘掉那些琢磨我的想法,好吧?”

“我们——我们究竟要扮演什么?”

斯坦耸肩,“就假装我们不是兄弟吧。”

阿福嘲弄地说,“我到底该演点什么?”

“用点想象力,小天才!”斯坦鼓动他,但他看起来很困惑。斯坦绞尽脑汁地想到了个点子,他打了个响指,“有了!我有想法了!你之前叫我李,那么我们就用这名字。今天晚上你喊我李。李·派恩斯……葬(bury)。”

他马后炮一样地补充上末尾并自得地点头,“对,我叫李·派恩斯葬。”

“李·派恩斯葬?”阿福一脸怀疑。

斯坦点点头还伸出了手,“你呢?”

阿福挠挠后脑勺又摇摇头,“斯坦福·派恩斯。”

“哦,斯坦福!我喜欢这个名字。我喊你阿福可以吗?”

“斯坦,这太荒唐了。”

“斯坦是谁?我给你说了,我叫李。”

阿福做了个鬼脸,斯坦只好忍住笑。然而,这幅表情随着阿福的开口而渐渐褪去,“好吧,那么。就这样,李,向我简单介绍一下自己。”

“啊,太好了,我真高兴你问这个!我来自德克萨斯——”

“德克萨斯?”阿福的笑声打断了他。

“对,土生土长德州人,”斯坦一边说一边惊讶于谎言如此自然地从他的舌头上跑过,脑海中吹刮起了创造的快意。“我爹参加牛仔竞技而我妈连当了三年德州小姐。我搬到泽西照顾生病的爷爷,顺便帮他看看店。你可能听说过了,叫什么‘大垃圾堆(Hunk of Junk)’因为我就是那个卖你垃圾的猛男(hunk)。”*

这让他们两个都笑得说不下去,不过斯坦——不,等等——李,抓紧时间,“对,大部分都是旧车部件。可惜我一副时髦相,有一次我甚至得把想出价买我的婆娘赶走,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想我明白,”阿福咕哝着,声音带着令人喜爱的温暖。李多喜欢这样啊,所以他摆出了一副像被文火焖烧般的表情,“对,我打赌你懂。可惜她不是我的菜。我更喜欢小傻蛋。”

李伸手在阿福的T恤角揉搓着。阿福明显地抽了口气,而斯坦露齿一笑,“你明白的,有点傻蛋。”

“我——我不是傻蛋。”

“哦?你对我说你不知道怎么用算牌?”

阿福皱眉,一脸困惑,终于他哈哈大笑,“你想说算盘吧?”

“那纠正我,好吧?”李咕噜道,他的手指在阿福的T恤下绕圈把他拉近,“多妙的机会。”

李把唇覆上对方的,分开他的唇瓣,舌尖滑入。阿福吓得小小地呜咽了一下,但很快就在吻中融化。他们缠绵了一会儿,只是安静地接吻直到李抽身,眼神隔着雾,“我们要做到底。”

“到——到底——?”

李起身走出帐篷。阿福伸头去看李脱下T恤向他扔来,脑海沸腾欲裂。李给他一个大大的微笑,“浴室见。”

李轻柔地关上了身后的门。阿福盯着门,僵住了。他不能这么做,对吧?这——这太疯狂了。慢慢他意识到他手里还紧抓着李的T恤,他看着门,又看向T恤。他吞下口水,小心地站了起来。他好几次都把T恤揉成了团,他的心像是被胸腔中的蜂鸟困住了。他深深地呼吸;随意把T恤丢在一边,走向了大门。

【THEN部分结束】


评论 ( 5 )
热度 ( 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