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凛-迁至ao3

lofter账号不要了,我不会绑定手机的。翻译/写文会继续,麻烦大家盯紧ao3,我会时不时冒泡。

© 徐凛-迁至ao3
Powered by LOFTER

出卖世界的男人/The man who sold the world

那是不动明熟悉的房子与熟悉的颜色。它们肆意逼近他的眼前,炙烤着他的眼球。他依稀记得他正在与人交谈。那是一个金色头发的男人,是他的挚友。在星夜下他们狂奔,向远方冒险。旅途中断续的言语与轻微的笑声,如细小的纸屑随意抛撒。
他们的快乐没有尽头。就像每天吃下的饭,睡上的觉。
快乐。
不动明收回思绪。他不可能穿着三件套西装站在这里。高中的日子在他眼前飞过,使他愈加怀疑。他睁眼去看,却看不见实体。眼前的一切如同万花镜一般变换不停,沸腾着他的血管。他的拳头不知什么时候握紧,肌肉积蓄着力量。
三。星空的夜旋过,留下明亮的半圆。
二。弥漫着战火的土地,死寂吞噬了呼喊。
一。

什么都没有发生。但回忆一旦开启就不会停止。不动明试图阻止,可谁让他是不动明呢,他注定要回忆起血迹斑斑的一切,回忆起无用的泪水,回忆起他的失去与获得。
他记得飞鸟了。那个男人,那个撒旦,那个曾经的挚友。他眨眨眼睛,试图从混乱与他无序中理出一条清晰的线。
“你理不清的。”一个沙哑的声音远远传来。
“我以为你早就独自死去了。”不动明没有去看他。不用看也能猜到。那张他见了千百万次、早已刻在心中的面孔,如今早已暗淡褪色,消融于血气之中。
“哦不,”飞鸟了移到他的面前,“我可没有失控。”
“那这是谁干的呢?”不动明艰难地说。喉咙中的血气落在舌尖,每说一个字,都像是在品尝自己的生命。
“谁知道呢,”他说,“明。”
“你知道的,”不动明悲伤地说,“我看见你的眼睛了。”
“谁知道呢,你没准儿也是我的幻想。”他疲惫地挥手,“有机会再见。”

不动明在这片破碎的土地上漫步了很久。他左眼看见了璀璨的星辰,右眼看见了无尽的焦土。他顺着记忆确定了家的方位。他习惯于在昏暗的天色中凝视,用延续的视线抚摸一寸寸土地的纹路。
他走不近那片土地了。

我寻找属于自己的生活和家庭,四处流浪。那可怜的生灵死了多少年后,我与朋友又凝视着漫天的星。星光太远,散乱地洒落在那看不见的阶梯上。
如果我能爬上去就好了。

飞鸟了能看到不动明的身影。他和生前一点区别都没有。也许是飞鸟疯了,也许是世界疯了,总之那身影令人心安。
他向远处挥手。也许他得不到回应,就像那没传到他手上的接力棒。事情总在变,这一次换他费尽力量一败再败。

也许他已经疯魔,但他确信在某个夜晚,风做信使,送来了对方的话。
“我们两个一定会相继死去的吧。”

“也许很久以前就死去了。”
“谁知道呢,反正不是我。”
“那是我发疯了吗?”
是啊,你面对面的,就是出卖这个世界的男人。

评论
热度 ( 8 )
TOP